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光斗:奥斯卡最佳影片破天荒 你和《寄生虫》只隔了场天灾人祸

李光斗李光斗 02月12日 17:51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3收藏 0 收藏4941 浏览

  李光斗,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做好营销的前提是讲好品牌故事。

  好莱坞要多不喜欢川普这位大嘴富豪总统就有多不喜欢,当年有16位好莱坞明星公开表示,只要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他们就移民国外,但如今看来大概率川普还要再干四年,压抑太久的好莱坞,今年借了一部电影来发泄一下,破天荒把韩国电影《寄生虫》(Parasite:又译《上流寄生族》)评为了最佳影片。这是一部社会底层的穷人冤冤相报,最终向富人寻仇的血腥电影。

  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凭借《寄生虫》一战封神,一举拿下9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原最佳外语片)、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创造了韩国电影在奥斯卡零的突破。奥斯卡历史上也第一次将最佳影片的小金人颁给了一部非英语电影。

  奥斯卡这个百年世界品牌今年表现出打破常规和统驭全球的雄心,通过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再次证明了自己的造神和创新能力。这从它把“最佳外语片”这样一个原本在奥斯卡体系里分量不重的奖项,更名为“最佳国际电影”就可以看出来。

  《寄生虫》讲述宋康昊所饰演的金司机一个贫困的四口之家,长年居住在半地下室;一家人都失业,靠给快餐店折披萨盒、打各种零工为生。一次偶然机会,金家长子基宇伪造学历应聘到富人朴社长家里给其大女儿当家教;然后一家人通过手段隐瞒关系和身份陆续全部搬进了朴家豪宅,各自都混上了从司机到保姆等不错的差事。但他们沐浴在地面阳光下的好日子没过太久,另一家藏得更深,寄生在豪宅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的一对夫妇,彻底打破了他们的“寄生计划”。

  这一场关于阶级和贫富的斗争,最终演变成疯狂的杀戮和毁灭

  人往高处走,人人都想通过奋斗、经商、开店过上王思聪那样令人艳羡的豪宅、名车的巨富生活。

  从故事的多处对白可以看出,金司机一家并不是一开始就赤贫,他做过生意,开过台湾古早味蛋糕店,孩子们也受过教育,对未来生活展开过各种美好规划,曾经也是要体面的中产人士。

  可是一夜之间生意失败,蛋糕店倒闭,他只得变卖家产背上债务,再加上社会经济环境的巨大压力,让他们不得不蜷缩在半地下室里如蝼蚁般苟且偷生。

  穷人的心酸和窘迫富人永远不懂。金司机一家人看上去住进了豪宅,但这部电影讲的是穷人很难摆脱贫困:一场自然灾害或经商失败都会将中产打回原形,让你债务缠身,从此沦落,穷人的可悲在于一旦走上下坡路,就永无翻身的可能。

  穷人更大的悲剧在于还对跨越阶级向上攀升抱有幻想。金司机不肯承认自己和朴社长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不肯承认其实住在半地下室的自己跟住在地下N层的人没有任何差别。他对富人察觉出自己身上的穷酸气味,很敏感很受伤。

  金司机的儿子基宇也是如此,他甚至幻想娶了富商的女儿成为豪宅真正的主人,他始终抱着那块有钱朋友送的石头不肯撒手,各种各样的石头在东方人眼里往往是财富的象征。

  可惜金司机一家看似行云流水的“计划”最终还是被打破,跌入杀人和被杀万劫不复的深渊。

  金司机为什么突然杀了朴社长,是影片最具争议的一个焦点,很多人认为很突兀,动机不足,其实从一开始影片就已经做了充分的铺垫:

  当他们居住的半地下室在喷洒杀虫剂的时候,女儿想把窗户关上,金司机却说,“别关,就当作把家里免费消毒,顺便把虫子杀光。”

  显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就是那个蝼蚁般的存在。

  金司机第一次给朴社长开车,作为司机的专业度和善解人意令朴社长满意;但不久就失了分寸,在朴社长无意中抱怨妻子不太爱做家务时,他甚至和朴社长像哥儿们一样拉起了家常:“不过,你还是很爱她吧?”朴社长闻听此言脸色顿时变了,在他的世界里司机就是司机,老板就是老板,这一点是有身份的人最在意的。就像他说自己喜欢以前的管家,不仅牛排做得好吃,做事情更是有分寸,“我最讨厌逾越界线的人”。

  行为的界线、身上的气味让跟真正的富人有交集的金司机开始正视现实。直到有一天,金司机一家乘着主人去度假,全家在富家大宅客厅放肆地吃喝;但接下来一场暴雨冲毁了金司机半地下室的家,金司机终于对生活绝望了。

  同样一场大雨,富人的孩子可以支起帐篷睡在院子里当作享受,因为帐篷是美国产的,不会漏雨;而穷人赖以生存的家却就此被冲毁,金司机一家老小无家可归。

  富人的生活调剂是穷人的灭顶之灾。

  躺在临时救济所的地铺上,一直在筹划改变命运的金司机是这样回答儿子的疑问的:

  你知道什么计划绝对不会失败吗

  那就是没有计划

  No Plan

  因为一旦有计划

  人生就绝对不会按照计划来

  没有计划

  人生就不会出差错

  而且

  因为一开始就没有任何计划

  就算是死(杀或被杀)也都无所谓了

  ……

  即使在这样的打击和绝望之下,金司机睁开眼要面对的第一件事是给雇主家的儿子取乐。好在要一起打扮成印第安人的还有朴社长自己,朴社长显然也不十分乐意,不过这是朴太太的指示,重重打击之下金司机又“失了分寸”,说“毕竟你爱她。”

  这句话让朴社长终于彻底翻脸了,疾言厉色说:“金司机,反正今天算加班,你就当是工作好吗?”换言之,拉家常是你该说的话吗?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

  压垮金司机的最后一棵稻草是女儿被刺生命垂危,而朴社长却不管不顾,只是要救自己晕倒的儿子。当时金司机大脑一片空白,朴社长走近他去捡车钥匙要亲自开车去医院的那一瞬间,仍然下意识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他闻不了金司机身上的味道——穷人的味道。这个侮辱性的歧视动作彻底摧毁了金司机,让他瞬间爆发拔刀冲向朴社长。

  金司机杀人逃命,在最后的时刻终于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位置该在哪里了,他跑进了那个他曾厌弃的、不为人知的豪宅地下室。

  这部时下轰动全球的电影名叫《寄生虫》。但在这个故事里究竟谁是寄生虫?两个穷人家庭显然是寄生在富人身上的寄生虫,朴社长的太太也是寄生虫,地下室男人是寄生在老婆身上的寄生虫,那么,朴社长代表的富人阶层呢?

  姜文电影《让子弹飞》中有一段讲的很透彻,汤师爷被张麻子押来鹅城上任,跟想着法儿的压榨民脂民膏的吸血鬼黄四爷斗智斗勇,汤师爷出过这么一个主意——借剿匪之名让大伙捐钱,“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百姓捐钱。豪绅捐了,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这一手好把戏让穷人之间斗得你死我活,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寄生虫》告诉我们:如果中产一夜之间沦为赤贫;如果穷人失去对未来翻身的憧憬,那么最后遭殃的就是社会上的所有人。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斗观察)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光斗:奥斯卡最佳影片破天荒 你和《寄生虫》只隔了场天灾人祸”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