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贾康:【读后感】之Ⅳ 人、时代与“社会治理”(2019.10)

贾康贾康 01月10日 13:59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17收藏 0 收藏6837 浏览

  贾康,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三、国家与社会的治理

  杜厦和我所属的“莫干山会议参加者”这样的中青年经济学者群体,从当年到如今已步入老年,始终未变的是“以天下为己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社会责任感。在商海浮沉多年的杜厦重上莫干山,会议讨论中特别强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改革开放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回答并不容易。但把杜厦的自传通读后,我还是想试作一个粗线条的回答。

  中国理论界曾“在黑暗中单兵掘进的思想先驱”顾准,苦苦思索“娜拉走后怎样”的答案,最后得出的认识是,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并没有一个终极意义的理想目标。“矛盾永远存在。所以没有什么终极目的,有的,只是进步。”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讲,改革开放虽当然要有目标,但这个目标并不能认为是终极意义的。从“翻两番”到“全面小康”,到“新的两步走”,都是决策层规划设立的战略目标,最关键的是“2049-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如能如愿,2050年之后呢?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理论基础的共产党人合乎逻辑的继续努力,是要向前继续寻求未来理想社会“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实现,如马恩所言,那个社会状态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此之谓:“解放全人类”。

  恩格斯有言:有所作为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杜厦自传中内蕴的求平等、尊严、自由和“人生作为”的主线,其实深植于人们的“人性”中。如能合为全社会所有人在生命中的如愿实现,即为中华先哲早已企盼的“大同世界”——也即马克思主义的宏愿“自由人联合体”的实现。这个彼岸世界,对于有“终极关怀”的我们,虽不应僵化认定为终极目标意义的“地上天国”,但其所涉大方向的引领意义,却决不能回避。杜厦的莫干山之问,我理解的实质即在这里。

  那么,可取代“天国目标”的、具有实质意义的“大方向”是什么?

  当年莫干山会安排的“海宁观潮”,我记忆犹新,使我深为感慨的是由之回想起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后海宁观潮时所作题词:“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这种只能顺应不可违拗的世界潮流,即人类文明提升的主线,也即是中国人必须把握的推进现代化的大方向。几十年研究生涯中,我多次试图提炼这一人类文明主潮流的概括表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60条”,这一指导改革开放继往开来的重要历史文献的指导精神,如作最浓缩的表述,即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我愿再把它简称为“现代国家治理”—这应是推进中国改革开放最基本的大方向。当杜厦在新莫干山会上发言时,孔丹理事长随即援引这一国家与社会治理的概念以为回应,我深有同感。

  “治理”与过去说惯了的“管理”仅一字之差,但内涵有重大区别:“管理”所强调的是一种自上而下掌握、调控的制度架构,而“治理”却强调的是把管理与自管理、组织与自组织、调控与自调控融于一炉而形成调动一切潜力、活力、创造力的包容发展,来最大程度地“解放生产力”,它涉及的显然是“改革”意义的制度安排升级优化。而这种升级优化的前置词和限定语“现代”,是何所指?这是最具实际意义的要领之所在。我的归纳是:

  “现代化”是各经济体相比较而言的动态概念,它可作为指标的关键内容有六:

  ——工业化。中华老大帝国就是在“工业革命”后颓态毕现、严重落伍的。完成工业化的“迎头赶上”,到如今就全国而言也还只走到从中期向中后期的转变,从制造业水平看,还未进入全球强国的第二阵营。

  ——城镇化。工业化必然伴随城镇化,从我国当下户籍人口城镇化率43%出头看,真实城镇化水平充其量也就在50%左右,还远未完成其高速发展期。

  ——市场化。此即改革的市场取向,要落到建成拥有“现代化市场体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上,现正面临于深水区如何攻坚克难的历史性考验。

  ——国际化。此即全面拥抱“全球化”,并以全面开放倒逼改革,通过“清理文件柜”啃下硬骨头,获得经济社会转轨的实质性推进直至其决定性的完成。

  ——高科技化(信息化)。要紧紧跟上“新经济”、“信息革命”日新月异的发展,在“科技第一生产力”支撑下,获取“科教兴国”的愿景。

  ——法治化、民主化(“走向共和”)。这是现在化概念里不可或缺的、至关重大的“政治文明”要件,中国在此方面任务任重而道远。“走向共和”的真谛,在于“把权力和人性,都关进法治的笼子里”。

  这六大方面的世界潮流,也就是人类文明进步中中国人只能顺应不可违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主潮流。中国的现代化强国梦,必须在这六大潮流合为一股、冲过“历史三峡”瓶颈期之后,才可望梦想成真。

  有了这些大方向的认定,终极意义的人类“大同”,会“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但这丝毫不压低莫干山精神“以天下为己任”的价值和烛照后人的光芒。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何谓现代化之路上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何谓防范“邪路歪路”、“倒行逆施”,也就一目了然了。

  理论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作为“乌合之众”的社会成员,如不具备现代意义的“公民”权益,将会空顶“人民之一员”的高帽,而随时可以被开除出人民之列,甚至闹到“自绝于人民”;历史也反复证明,“人民群众”往往是短视的、情绪化的、易操纵的,但却会随着人类社会的存在而真正地最接近于“万岁”的——从历史长河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对于当局者,这是千古不易的箴言。

  我们“莫干山人”过去的、现时的努力,其意义就在于尽“知识分子”之力,贡献通向“现代国家治理”的每一个可能的积极要素。

  四、余论:两性伦理

  (略)

  从杜厦自传,从一个人,看他的时代、他的家国,可一直前瞻与思考人类文明的前景,以及我们安身立命的哲理。书的结尾,杜厦以“友谊、快乐、感恩”为主题,记述他的六十岁生日,与约400位受邀读者的聚会,包括曾在一起经历过传奇、又有过“37年仇恨”的老鬼(马青波)。依我理解,这收笔之际文字的内蕴,是基于“做一些对社会进步有意义的事情”的毕生努力,应升华为跌宕人生中大彻大悟后的精神归属——博爱。

  一个“我们未来的人生”,不论还有多长时段,都应有自觉的修炼意识、感恩心态和自强、自尊的精神。

  一个走在“现代国家治理”之路上的“包容性发展”的社会,值得期待。

  一个即将经受“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冲过“历史三峡”瓶颈历史性考验的中国,需要我们尽一切可能共同努力奋斗,去迎接现代化“”中国梦的梦想成真。

  (完)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贾康学术平台)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贾康:【读后感】之Ⅳ 人、时代与“社会治理”(2019.10)”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