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贾康: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在2019提高上市公司质量高峰论坛上的发言(2019.10.31)

贾康贾康 11月06日 11:10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3收藏 0 收藏6294 浏览

  贾康,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谢谢主持人!论坛给我出了一个题目,是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我以一个研究者的定位,试着勾画一下怎么认识它。

  从理论框架上来说,中国经济增长现在当下的特征是什么?是在经历一个发展阶段转换:我们原来的高速增长阶段直观的表现,是完结于2010年,那一年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就是中国经济起飞以后高速增长最后一年的回光返照。这些年我们的增长速度已经一落再落,最新报出来的是今年的三季度落到了6%,虽然全年仍然很有希望实现6%以上的年度增长速度目标,但是明年不排除继续下降。对这个下落的过程,前面夏斌教授用了一个词,说我们要解决“爬坡”的问题,我的理解是从直观形态上,首先我们在增长速度上,要阻止“滑坡”的问题,而在发展质量上则要解决“爬坡”的问题。速度虽然要告别高速度——这符合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跟国际经验相对应的普遍规律,但是不可能就让它一降再降,必须引领新常态由新而入常,转到一个我们希望能够实现的中高速增长平台上,而同时的关键,是这个平台的速度不论是6%左右也好,5.5-6%的区间也好,不能一下落到我们要往前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保证速度之下去,那是万万要防止的。一定要调动我们的潜力,实现中高速,而中高速如果能够按照我们意愿出现,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个增长质量提高所带来的升级版的发展状态,这就是我们追求的质量要爬坡。那么这个爬坡的支撑力在哪儿?理论上说,中央认为制约我们的主要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结构问题,是结构失衡,所以,在爬坡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伴随这个从高速到中高速的阶段转换,我们必须解决新旧动能转换这样一个命题之下,我们实现凝聚新动力的问题。这又是前面季晓南主席所说到的中央表述的“动力变革”这个命题之下的内容了。

  再往下从逻辑上讲,我们的思路是清楚的,中央明确地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确定为战略方针,而十九大上具体的表述,是要把供给侧改革作为打造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线:中国现在所处的这个阶段转换之中,最具有历史考验的事情,是虽然明年我们实现全面小康没有多少悬念了,但关键是再往前的十年,能不能完成中央所说到的冲关、跨越关口,研究者表述的“冲过历史三峡”,“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历史考验就在面前。本来,看着我们多少还有这样一个增长的势头,经济增长速度如果能够在6%左右,走十年,我们的人均国民收入就能够稳稳地超出13000美元以上,我国就进入了高收入经济体,但是,全世界的统计现象是,前面六七十年时间段里100多个达到中等收入阶段的经济体,其中如愿往上成为高收入经济体的是绝对少数,是1/10,其中对于中国有借鉴意义的寥寥可数——东方国家里最有借鉴意义的一个是日本,一个是韩国,都有很多特殊性,中国不能跟它同日而语。而且在前面这二三十年时间段里,已经几乎是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稳定地跨越中等收入阶段了,我们有什么把握说中国注定就能够按照原来的势头一路去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这个历史性的考验面前,我们必须紧紧抓住新旧动能转换这里面怎样形成新动力的问题。在我们研究的新供给经济学框架里的基本认识是,这个经济发展的动力何来?原生动力,是人类社会存在,便有需求,这个动力虽然非常清楚,但是最关键的创新形成的动力,却是供给侧对于需求侧的回应。这种供给侧的创新,才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创新。而供给侧的创新是由五大类要素组合而成,这种要素的组合是把劳动力,土地和土地代表的自然资源,还有带有资金增值功能的资本合在一起,再匹配上科技成果的应用,以及制度和管理。五大要素在形成动力机制的过程中,当然它们是综合起作用的,但是在我们在改革开放前面40年,很多要素的支撑力是初级阶段上最容易从前面三大要素方面获得的。比如我们只是在制度上给出农村劳动力可以流动、可以有农民工进城,于是低廉劳动成本比较优势就支撑我们一路走到了“世界工厂”;我们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开发,一旦可以跟市场对接,使用地皮开发资源有了竞争机制,后面便跟上有物质利益动力机制,开展生龙活虎的竞争中我们的超常规发展过程;我们的资金开始非常薄弱,但是有外资进来以后,起示范和带动作用,然后本土的金融市场、资本市场的发展走到现在,虽然融资还有种种的困惑,但是谁都不否认中国市场上总体而言已并不缺钱,关键就是这前面的三大要素的支撑力,近些年都在滑坡:劳动力越来越贵,土地开发、固定资产、不动产的形成代价越来越高,资金说是雄厚,实际使用的过程中间由于投资边际收益递减普遍发生,很多金主是非常谨慎地处理投资问题、轻易不敢出手的,而特别需要得到融资支持的小微、创新、广大的民营企业,在实际生活中多年所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现在仍然还没有得到有效消除。这三大要素支撑力的滑坡,就是原来我们已经有所依赖的旧动能在滑坡,必须找到新的动能。

  理论上讲,这个新的动能主要靠什么?中央早就明确地接过了学者的话语,说要靠“全要素生产率”,五大要素把它说全了,更重要的是看什么?西方学者首先看到的是科技,容易算出来的劳动力和资本对于增长的贡献,算出来以后发现多出一块,这是所谓“索洛余值”,对这个余值怎么解释?最开始粗线条的框架里说,一定跟科技有关,从我们现在的认识来说,这就是邓小平讲的科技可以认为是第一生产力——学术上的解释,它不是给生产力里面的传统要素劳动力、劳动对象、劳动工具做加法,它不是给加上个第四,它是做乘法,是乘数、放大,所以,它是第一。中国现在的发展,新经济的发展,民营企业在这里面经过“烧钱”的过程已形成一些头部企业,其实是在引领中国创新潮流,这些看得出来里面科技的作用就是乘数和放大。在很低的成功率的情况下一旦成功,便像一批头部的公司那样——如阿里被人称为“风口上的猪”,没有翅膀也一飞冲天冲上去了,整个局面为之一变,而且它带来的是他们几家虽然形成的是寡头垄断,但却可使一大批中小微企业,一直到穷乡僻壤的淘宝村,可以跟它们一起进入经济繁荣,进入共享改革开放成果的过程。这个创新的作用非常明显,它带来的是新的动力,也是调动中国增长空间里的潜力,把很多低端的草根层面的这些创业创新者,拉在整个发展过程里。

  但是一定不要忘记,这种科技第一生产力的作用,在中国之所以能够体现,有一个更关键的、我们现代化的“关键一招”,就是制度创新的变革。“新经济”、“互联网+”领域里开始是润物细无声的,我们的监管部门、管理部门,容忍了民间这些后来成气候的电商,让他们烧钱,探索和发展,才终于出现了“风口上的猪”。现在还继续在努力,从自贸区开始,要有新的“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深化“放管服”的改革,必须在这方面掌握好:新的动力源要来自以制度环境方面的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的空间这样一个中国要紧紧抓住不放的凝聚新动力的机制。亟应高度肯定中央早已在自贸区确立的“负面清单”概念,就是所有的企业面对的应是一个不能做的事情的负面清单,除此之外,想做什么做什么,让他们去试错,让他们去发挥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法无禁止即可为,通过试错和创新来争取继续缩小我们和发达经济体的距离。董明珠董总说的很多创新,是并不依靠政府给指指点点,就是给出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她多少年前就说,我们并不需要政府给我们优惠支持,只要让我们能够放开手脚参与公平竞争——这是最根本的一个制度条件。企业这个负面清单,“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应的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政府约束自己的正面清单:“法无授权不可为”,不是政府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不是政府你做什么都有道理,都是你的宏观调控——政府的正面清单还要跟上后面的“有权必有责”,就是责任清单,就是要有问责机制,要有对官员的奖惩。这一对概念早就确立了,但实话实说,在中国真正贯彻下来,谈何容易?但我认为这是中国打造新的动力源必须形成的一个我们最基本的制度变革支撑。

  现在一轮一轮的自贸区在复制,在海南还要打造全世界最大体量的自由贸易港区,对深圳,中央还要求冲在最前沿,打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先行示范区。在这个视角上,有我们自己一轮一轮的推进,同时又有外部压力和内部矛盾交织形成的制约。这种情况下,我愿特别强调,打造新的动力,和我们所有的上市公司有密切的关系。因为金融的创新是现代经济核心领域的创新,金融要形成整个国民经济的心血管系统,对这个核心系统的作用邓小平给予了非常简洁的高度评价,中央对于金融的重视体现在一系列的金融工作会议到十九大的精神里。我们上市公司,则是金融里直接金融支持的部分,而中国的直接金融现在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以后,仍然比重太低,整个中国直接金融我看到的数据只占20%左右,跟美国相反,美国是80%左右为直接金融。间接金融当然要发展,但是直接金融的发展有一些间接金融无法比拟的特定的功能作用。比如说我们资本市场的股市里,上市公司以直接金融实现了资本聚集,这个功能有特别的结构优化的内在机制,它通过市场竞争的选择,达到一定规模化的资本聚集以后,可以在一些重点突破的领域里明显降低交易成本,支持创新型的有效投资,发挥企业家的功能。说到企业家的作用,企业家精神,其实是最稀缺的一种资源,一定要有资本市场在竞争中让这种资源能够真正起作用,而且进而就可以凝聚并提升我们所说的作为第一动力的创新发展这个新的动力源。这样可形成一大批我们上市企业实际上在整个企业群体中起带动和示范作用的稳定预期和长期行为。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有些企业不上市的选择,有它们特定的自己的偏好或战略设计,比如华为,比如老干妈,我们也并不能把它们排除在现代企业制度范围之外。但是从面上来说,从比较普遍的规律来说,中国还是要坚定不移继续发展好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当然还有债市发展为代表的)股权和债权的直接融资,这是推进中国金融体系现代化、凝聚金融体系支持现代化新动力的必然选择。

  这些是我想借这个机会所谈的基本看法,谢谢各位!(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贾康学术平台)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贾康: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在2019提高上市公司质量高峰论坛上的发言(2019.10.31)”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