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贾康:底线思维之上防风险抓发展的认识探讨

贾康贾康 03月15日 09:11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8收藏 0 收藏7501 浏览

  谢谢夏主席,谢谢在座各位领导,各位到会的专家,大家好!我没有思想准备,排在第一位发言。按照刚才夏主席说到的主题,还有相关基本的背景,谈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我注意到,咱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是首先从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讲话精神切入,要结合辽宁的实际,来为今后进一步做好工作建言献策。我作为研究者定位的看法,就是领会最高决策层这样一种底线思维、防范风险的重要精神,需要先看一下全球、全国总体而言的这个大局。显然在整个全球化的演变中间,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之后的超常规发展中间,现在中央又认为要正视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直接的感受,是“不确定性”,在2018年以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代表,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了。这种不确定性,其实已经带来了在整个经济运行中市场层面预期的下调,还有从经济层面实际上潜移默化地影响到社会、甚至政治层面的各种因素的互动。

  谈不确定性,就意味着往前去做预测有极大的困难。很难很清晰地在预测概念上描绘,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的具体样式、程度、领域、特征,这些风险是在不确定之下有待我们再进一步密切跟踪,去注意和解决怎么防范的问题。但是在指导思想上来说,就是要有底线思维防患未然,甚至要有思想准备应对难以预料的惊涛骇浪。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显然还要做很多的分析。我应参考消息之约,写了怎么认识百年未有之变局这样的文章,但我还不知道那里发得出来发不出来。我基本的思路,是一定要把国际上的这些变化和中国国内矛盾凸显的交织放在一起,来认识这种百年未有之变局,而我们自己,在基本认识的主线上应该看清楚,不论有多少不确定性,有多少风险因素的积累和以后的演变,在整个人类社会文明提升的主潮流这个概念上,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信心,把握大势上的“确定性”,继续紧紧地抓住“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条主线,在推进全球化和中国必须进一步推进的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以应对全球化、也加上我们新经济的信息化以及我们全面提升现代化中的法治化、民主化等等这些努力之下,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中国的和平发展,追求中国在和平发展中间以超常规过程来引出的和平崛起,也就是中央在十九大已经明确给出的“新的两步走”:2035年基本建成现代化,2049-2050年这个时点上建成现代化强国。

  简要的说,就是百年未有之变局正在考验我们,但我们要在不确定性中把握可选择、可做、而且必须做好的应做之事,是吧?这样是保持我们的战略定力,于前进中将动力与潜力不断释放而必须选择和必须做好的事情。还是“改革开放”四个大字:坚定不移地在改革的深水区攻坚克难,坚定不移地以开放来和全球各个经济体互动,在和平发展的这个总基调上,以开放倒逼我们的改革,来啃下硬骨头,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那么在全局来看,这是防范风险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种支撑力量。如果我们能够在改革开放已经开辟的超常规发展大道上,继续以中高速升级版高质量发展这个态势往前走,那么应对惊涛骇浪,我们就有更充分的内在实力,就能更好地运用我们的潜力、回旋余地和弹性空间。

  在这个认识之下,第二层呢,我试着谈一谈辽宁。这方面调研非常不够,但是刚才夏主席已经说了,辽宁在这五年来看,是2017-2018年已经实现正增长,而且2018年又比2017年的幅度继续提升。处理得好,当然就在态势特征来说有可能去进一步接近全国的平均发展速度,更重要的是,辽宁在这个波浪式发展中间的经验教训,已经在积极总结,底线思维确立以后,在已经认识到的经验教训基础之上,显然辽宁的决策层和有关方方面面、各个部门,还有在政府部门和企业方面的互动中间,大家的共识也在进一步凝聚。

  问题就是怎么样在辽宁调动我们可能的潜力和活力,打开新局面。在这个角度上来说,底线思维之上,我想更强调就是可能要有一种尽可能高水平的动态向前延伸的所谓供给侧改革定制化解决方案。因为中央非常明确地说,我们社会主要矛盾是由不平衡带出的不充分。这个不平衡是个结构问题,十九大之前就把不平衡归结为结构失衡——这是矛盾主要方面;十九大之后,进一步说把解决不平衡带出的不充分的这个问题,落到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打造现代经济体系的主线这个认识上

  辽宁应该坚定不移地贯彻、把握这条主线。从辽宁的进一步高质量升级发展来看,底线思维之上应该支撑起一个面对未来动态优化、尽可能高水平的辽宁怎么样实现继续超常规发展、在沿海位置上争取进入率先实现现代化行列的这样一种定制化解决方案。原来的一些可以总结的经验方面,我觉得已经给人印象比较深刻。曾经有一波又一波的发展,像过去大家印象深刻的老工业基地创造辉煌、为共和国做了这么多的历史贡献,但经济社会转轨过程中间,曾经以铁西区等等、还有辽宁这边的一些资源枯竭城市、老工业基地的困难为代表,有一波落入低潮的表现。然后又有振兴东北以后令人鼓舞的局面。再往后呢,又有一波新的考验和不利局面的出现。但是我们毕竟已经触底反弹。这个过程中,一种倾向掩盖另外一种倾向的偏颇,我们以后应该有更丰富的经验来防止。在新的一轮局面打开的过程中间,我深信辽宁的领导层和方方面面,还有我们东北的同志,工作一线的同志,已经有了更丰富的经验。从掌握好风云变幻中间我们自己的定力、底线这个方面,我想最关键的是不是可以归结到这么两层认识:第一,辽宁要在底线思维之上防范化解风险,进一步实现超常规发展,应摆在第一位的,是坚定不移地抓住发展这个硬道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朴素、但是应该反复强调的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和方针。南方像广东等地、珠三角、长三角是这样认识的——总是强调小平南巡说的这个发展的硬道理,实际的感受就是小发展大困难,大发展小困难、克服困难,你要是不发展,那是最困难的,是最容易产生风险的状态。那么,这个发展硬道理在实际生活中间怎么样把它把握好,其实还有它的复杂性。某些时候呢我觉得在实际工作的一线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比如说防范风险是攻坚战,那么在执行上面怎么样体现出贯彻了这个精神呢?所有的风险点感觉到以后,都死死摁住不许动。有的同志以为这就真正贯彻了中央的精神,但我认为恰恰这里边可能出现的偏颇,是中央的精神实质是防范系统性风险,而经济生活中间运行的风险点几乎无处不在,金融那更是各个风险因素合在一起的一个运行体系,你要想把看到的一个个风险点都摁住不动,以为这是防范风险,那么整个发展那实际上也就没有创新的弹性空间了,没有试错、没有创新的弹性空间,那么实际上以这种方式防范风险,会带来新的风险,即创新发展成为空谈,这已经是值得总结的一个问题了。所以第一位的,一定是坚定不移地抓住发展是硬道理,再考虑在这个发展的最基本的支撑力之上,我们怎么去防范风险,打开新局面。

  跟着,第二位的,我觉得顺理成章的就是思想上还应该有一个这些年在全局来说也已经明确总结的全面协调这个意味上,坚定不移地抓住升级发展这种战略机遇。一般讲的发展,到了现在要落到高质量发展上,高质量发展实际上就要特别强调不能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必须特别掌握好怎么样使结构优化,而结构优化如走极端说完全靠市场或者基本主要靠政府,其实都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有效市场,加上有为、有限政府的一种优化组合。这样具体掌握的升级发展,到底怎么样能够真正把握好战略机遇期,那么实际的考验就是定制化、高水平的解决方案。这方面首先要成形,另外一定要在这个高水平顶层规划之下,给基层、给市场主体他们能够进一步试错和得到创新发展弹性空间的制度环境。这个有效制度供给的拿捏,实话实说是不容易的。在实际生活中间,我们真正深刻领会中央的精神实质,再注意到不确定性带来很多的困扰,就必须把握确定性,以基本面支撑着动态中的不断化解矛盾,消化原来累积的隐患、种种风险,不断使我们的发展能够上台阶。波浪式的过程是不可避免的特征,但是争取每一波,都能够升级、往上走。

  这在实际生活中间,有几个升级发展的重点已经有所讨论:东北进一步的、新一轮的振兴中,显然原来的国有经济的支撑力量要继续让它优化,但是一定要注重上一轮我们的好形势打开以后,民营经济的发展当时注重不足的问题。现在由总书记已经把这个“政治正确”方面说到位了:民营经济也是“自己人”,民营经济、国有经济在一起的发展,是共赢的发展,不是简单地谁进谁退;具体的操作上,现代企业制度下的股份制,已经充分打开了混合所有制共赢发展这样的一个创新空间。要做PPP,那更是如此,一个一个的SPV(特殊项目公司)天然就是个标准的股份制,而且天然标准的股份制里边,天然就是政府方面不想一股独大,已经把那个舞台上唱主角的那个位置,让给社会资本,而这个社会资本里面,包括国有企业,也包括民营企业——不论谁牵头拿到这个项目,一做20年、30年甚至50年是吧?滚动开发过程中间不会只是国企做,或者只是民企做,一定是国企民企有机会一起做,这些事情上是越来越有看得准的、在东北区域和在辽宁我们寻求共赢发展方面应该树立的理念。

  另外创新发展这方面,当然就要有一系列的不可回避的产业政策和技术经济政策。这个问题经济学界的讨论还不到位,其实决不是简单的说要不要产业政策的问题,即使是抨击产业政策的学者,其实也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思想要素,就是产业政策确实抱着好的愿望,但是它非常容易引出扭曲的结果。我们一方面既要坚持必须有产业政策、技术经济政策,另外一方面又要能够防止非常容易发生的以供给侧改革为名错误理解产业政策贯彻落实机制、以为政府就是比一般的主体都聪明、自己想怎么贯彻这个政策都有充分道理的偏差——这是不对的。产业政策上最关键的不是方向选择,谁都知道要支持高科技,要支持硅谷式的环境打造,要支持若干制高点上超常规局面的打开,谁都不会反对这些,关键就是已经看到的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等领域这些试错、这种烧钱的机制,到底怎么能最后引出我们希望的成功率很低、但是一旦成功就使局面豁然开朗这样的成果?这个机制可不是政府自己想怎么捏就能捏出的。我觉得这方面辽宁同志可以进一步在我们的空间里边,争取真正把有效市场跟有为、有限政府结合这个事情进一步取得经验,掌握好,一定是要在创新发展过程中,以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给出一个总体来说首先是普惠性的对于新经济、高科技、创新和烧钱包容性的环境,要有让创新者能得到生长的这样一个普惠性的所谓产业政策环境,然后再跟上相对谨慎的、机制上能跟市场对接的重点支持。在这个具体运行中间,显然我们也得承认,现在可能一下很难设想在辽宁有一个可以跟中关村、跟现在已经有些气候的武汉东湖光谷、上海张江等地一下就平起平坐的创新发展基地,但是不是我们心里要有数,未来在我们辽宁,不论沈阳也好,大连也好,或者什么区域也好,有没有可能也形成这么一块热土?而且这个热土如果处理得好,谁说我们就总是在中关村之后呢?这不是一个简单靠政府能规划出来的东西,政府给出一个润物细无声的创业创新环境以后,很可能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方面我们也应该值得特别关注。

  在结束发言之前,我觉得有几句话,既适用于面对国际大事,也适应于国内和区域。面对美国作为老大一定会打压老二的这个贸易摩擦升级,我觉得有三句话是可以说的:第一,要变坏事为好事。贸易摩擦升级肯定不是好事,是坏事。但是它带来的好处呢,却已经在“辩证法”的概念上,实实在让我们感受到了,暴露一些矛盾以后,反而使我们大家把过去一些觉得难以形成共识、推不动的事情,现在一下子推动了,而且形势比人强。中美之间,产业链的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征,已经完全不同于冷战时代。2018年大家都还觉得剑拔弩张之时,企业家里的“男神”马斯克突然启动,跑到上海签了建设全球最大的外商投资单体工厂的大合同,现在正抓紧建设,我看这次两会上说,今年年内就可以进入实际生产过程,它一些生产线就开始能运转了,这就是超常规发展啊。人家盯着这个机会呢,大家感觉的坏事,一下子可能变成一个双方都能够认可共赢前景的好事。老百姓受益也是实实在在的,致癌药物关税降低,而且克强总理说要盯着落实在价位上来降低,那有癌症病人的多少家庭来说,这就是好事,就是坏事变成了福音。要充分运用开放倒逼改革变坏事为好事的机制。

  第二句话就是变压力为动力。我们不否认确实有压力,但这个压力是可以变成动力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们会更加坚定不移,因为既然别无选择,那么凝聚共识,做好该做的事情,就是以排除法抓住下面更清晰的这个作为空间了。这个过程中如果处理得好,会有第三句话:变被动为主动,一定是内含于它推进的过程。因为中国、辽宁,以及不论东部、中部、西部,工业化和城镇化还有非常可观的空间。在这个未来发展空间进一步打开的过程中间,是一个走上坡路的态势:工业革命以后我们落伍了,现在“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是继续表现我们后劲的这个历史过程。未来这几十年里,变被动为主动,从中美关系全局来说,我们认为就是在争取斗而不破、中国继续和平发展的过程中,最后逼着美国不得不和平接受中国跟它的差距越缩越小,这是我们应全力争取的。那么辽宁在这个追赶过程中间,我觉得是不是要有点雄心壮志,就要跟长三角、珠三角一样,率先实现现代化。在中国和平崛起的这个过程中间,辽宁绝对不落人后,波浪式发展中间我们还可能会演化出更加有声有色的超常规发展进程——但这还是得回到前面所说到的脚踏实地的高水平定制化供给侧改革发展解决方案上。

  这些看法很粗糙,不好意思,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贾康学术平台)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贾康:底线思维之上防风险抓发展的认识探讨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