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锦:中国经济形势最新判断与企业改革发展对策

李锦李锦 03月11日 09:54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10收藏 0 收藏7010 浏览

  无论从全球来分析,还是从我国的情况来看,历史正处于一个分野的重要时期。

  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下称《报告》)。报告充分肯定了2018年经济社会发展的成绩,同时明确了2019年的发展目标、总体要求、政策取向和十大工作任务。总理报告看完了,政策不确定性已经基本出清了。心中有底,不再惊慌。我是松了一口气,我们终于这么做了。中国在历史分野的重要时期,做对了,调整中确立中国经济未来要走的道路,且迈开决定性的一步。

  我从事经济形势与改革研究报道40年,认为这是最好的政府工作报告。退税让利、扩大开放与全面深化市场化改革,是这个报告的主调,也是政府工作报告的大逻辑。这是在中美经济摩擦险恶形势下的一次绝地反击,是走出2008年来金融危机困局的一次努力,当然是中国经济一次脱胎换骨的大变化。这三层意思理解了,我们对当前形势就理解了。否则,就现象说事,容易触及皮毛。

  2018年,中国经济运行显然出现了巨大的困难。表面看,是中美经济竞争因素,也有经济周期方面的,也有全球化结构失衡方面的;也有国内政策冒进因素,也有供给侧结构乏力的问题。实际上,是金融危机以来的一次大变革。米尔顿·弗里德曼说过:只有危机才能带来真正的变革。 而戈 登说,逆境是通向真理的首要道路。这些话,都是有道理的。  我把这两句话,放在《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一书的扉页上了。       我是从2008年来金融危机来的形势来看这件事情的。而且,也只有从世界背景与历史背景,从这两度空间才能理解今年的转折的意义。对宏观形势,我一直在围绕对策进行跟踪研究。2009年,我就金融危机的对策给中央写过一个建议,几位领导都批示了。我有一个观点是,金融危机没有过去,因为事态在发展,中国在后危机的四大矛盾,其首要矛盾是是中美矛盾,解决问题的主要思路是放权、让利、减税。我把这些观点,写成一本书《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2012年出版的,后来2013年再次出版《危机的演变》。可是我呼吁了10年,当然很多学者也在呼吁,直到现在才这么做。这当然要感谢特朗普,如果不是他这么穷凶极恶,这么明火执仗,把我们逼到这个份上,我们还下不了这个决心,或许很多人还在咋呼中央政府钱不够用,或许很多人还生活在梦幻中昵。

  显然,读这个报告要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与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会议讲话结合起来读。这个报告是习近平与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的,与那两个精神是一脉相承的。从这件事情看,党中央、国务院是坚持40年改革开放精神的,与时俱进,薪火相传,正视国际形势,反映民众呼声,顺应历史大潮,破解时代难题。我们党在经济战争中学习战争,创造新的奇迹。从邓小平以来,我们与美国是顺着合的格局走,矛盾不尖锐。现在,是分的格局走,矛盾便尖锐起来,并且上升为主要矛盾。这在10年前,我便把中美矛盾放在第一位论述。

  为什么说这个报告是最好的之一?从表面看重要的是两个方面。退税让利、支持与重振实体经济下决心了,而且拿出重要行动。

  其次,改革全面深化,向市场经济步伐突破。“改革”一词出现105次,是历来报告最多。对我国来讲,开放也是改革,而且会倒逼改革,要以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倒逼全面深化改革。此外,经济发展的活力和动力在于市场主体。政府工作报告有四方面重要举措,即简政、减税、降费、融资。统算下来,全年可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接近2万亿元,应该说力度很大,超出了预期。

  从根本上看,是从漫长的金融危机困局中走出来。这是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同时中国与美国的竞争与摩擦,给中华民族带来重大刺激。这是我讲的最好之一的根本理由。

  当然,整个报告的文字朴实,在严重形势下,经济增长目标更具弹性,发展目标更注重就业、民生、生态环境等高质量内涵,大幅减税降负不仅仅是一大亮点,而且标志思路的重大转折。同时配套的是,货币政策松紧适度注重支持实体经济,高度重视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降低关税、放开行业限制等一系列开放举措大步迈进,都市圈城市群模式终于确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国家战略……传递出一系列信息振奋人心。

  不过,更要看到变化了什么:

  对金融危机以来投资刺激政策的纠正。

  对供给侧改革来做法予以改变,向前有新的发展。

  对去年的一些认识和做法的改变。

  现在,分三个问题向大家讲解,第一个问题 应当怎样看中国经济形势;第二个问题,从13个方面讲述 国家政策的重大变化与原因;第三个问题,对发展趋势的预测与国企改革发展重点,从六个方面来讲,后面突出讲一下国企改革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当下中国经济怎么看?

  一般来讲,我们从政府工作报告的口径来看,这些认识是站住脚的。

  回顾过去,在高基数上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取得去年的发展成就,确实来之不易。报告以三个“面对”作了分析:我们面对的是深刻变化的外部环境。我们面对的是经济转型阵痛凸显的严峻挑战。我们面对的是两难多难问题增多的复杂局面。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也对我国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做了十分清醒的判断。其中,经济领域的问题和挑战就包括: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消费增速减慢、实体经济困难较多、自主创新能力不强、金融等领域风险隐患依然不少等。

  认识现在,如何看待风险挑战?风险挑战更多更大,今年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综合分析国内外形势,报告指出,“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困难不容低估,信心不可动摇,干劲不能松懈”。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和不断迸发的创新活力,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十分强烈。我们有战胜各种困难挑战的坚定意志和能力,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也不会改变。我国财政金融体系总体稳健,可运用的政策工具多,我们有能力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长期积累的诸多风险隐患必须加以化解,但要遵循规律,讲究方式方法,按照坚定、可控、有序、适度要求,在发展中逐步化解,坚决避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

  下一步的硬仗。“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我们有能力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也不会改变”。

  毫无疑问,这些论述是正确的。但是,刚刚召开的两会,市场中绝大部分的解读基本属于就事论事的快速字面理解,对201 9年宏观形势、政策走势,以及在这个时间节点全球和中国所暴露出来的这些复杂系统问题背后的实质穿透不够,缺失以历史的进程去定义这个时间节点的视野和深度,自然也就没读穿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实质上体现的内涵。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两会的内涵从某种意义上,正是在调整中确立中国未来要走的某种新的道路。

  首要的是怎么看形势?要从金融危机10年这个背景来看。

  我的观点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寒三尺也非一日能够解冻。国际金融危机并没有远去,仍然在演化的过程中,金融危机并未真正见底,整个中国经济要缓过气来,可能还有段时间。应该说,风险仍在聚集,并没有释放”。(见《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

  从全球视野看,2008年的经济危机所有的问题都还在,不管是旧债务问题、新动力问题、贫富分化问题,还是劳动生产率等。当年,全球的拯救危机联盟推出了一揽子临时性救助措施,特别是美国、欧盟、日本的数轮QE、中国的4万亿等,迎来了一场临时性解脱,但这场解脱只是把债务收进了笼子里,需求不足的依然不足,增长动力没有的依然没有,贫富差距拉大的依然在加大,劳动生产率下降的依然下降,发展和增长一旦失速,这些问题终归还是要解决的。

  我看了政府工作报告,几乎想哭。有种“王师北定中原日”的喜悦。杜甫有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我心此同。我在2009年3月的两会后,我给中央负责同志,写了一封9400字的长信,后来出了一本书,就是《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我的建议,就是现在的思路。为此,十年来,一直陈述“放权、退税、让利”为主的治国方略。理解了我10年来为之呼吁的努力,就会理解政府工作报告的思路。

  大家看看,《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这本书扉页《内容简介》的一段话:

  “金融危机后,中国社会形态是消费主导型还是速度主导型,改革方向是市场主导型还是政府主导型,发展方式是创新主导型还是资源主导型,分配原则是国富主导型还是民富主导型,根本矛盾是财权主导型还是事权主导型,本书还就这些决定中国走向的重大难题,观点鲜明地提出自己的独特看法,陈述“放权、减税、让利”为主的治国方略。这是一本智囊特征的书,因此也是一本信息含量高度密集的书”。    这是10年前,我的治国主张。我的态度是非常鲜明的,就是“放权、减税、让利”。

  再看看我写的这本书的目录:

  第三章 减税富民的五项计划 …………………………………………… 69

  一、千万不能加剧产能过剩的形势………………………………………………70

  二、四大动力疲软的现实………………………………………………………………73

  三、中国家庭消费率是全球最低的……………………………………………………76

  四老百姓为什么不肯花钱……………………………………………………………78

  五、实施减税等五项计划 藏富于民…………………………………………………81

  第十四章 后危机时代中国“四大矛盾”…………………………………236

  一、中国和美国的关系………………………………………………………………237

  二、政府和市场的关系………………………………………………………………241

  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244

  四、贫困和富裕的关系………………………………………………………………248第十八章  中国之根本:放权、让利、退税………………………………297

  一、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达到天文数字………………………………………………298

  二、根本因在于财权、事权不对等……………………………………………………300

  三、问题根子都出在分税制上………………………………………………………302

  四、地方债务风险管理要标本兼治…………………………………………………304

  五、为企业减税应该拿到桌面上了…………………………………………………306

  这本书是51万字,20章。以上是三章的目录。我认为,2008年的动荡只是临时止住了,危机所有的核心和根源都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矛盾还在积累。我与很多学者提出的建议,一直没有得到实现。当时,我在书的《绪论》第6页中是这样写的:

  “我时时担心的是中国财富有多少,而是中国的活力有多强盛。西方的《国富论》说的不是如何令国家富强,而是让人民富裕。而中国古代的桑弘羊及那些名声大振的丞相们,所竭力做的不过是算计如何充盈国库罢了。1993年后中国的分税制改革也不是让人民富裕,而是为国家迅速收税,迅速富裕。现在,中央政府控制财政份额52%, 地方政权占48%,而约75%的事却要地方政府委办,这就逼得地方政府被迫走上贷款、借债、土地财政的不归之路。而中央政府支配转移支付的巨大空间使地方政府加快“跑部钱进”的步伐,中央政府及其各部门权力集中,很多人的生财之道便密集在权贵周围,中国的腐败大案一次次提醒我,权力集中却又无法监督,已经成为孵化腐败的温库。基层政权的财政空心化常常致矛盾激化,导致社会不稳定和不太平。因此我判断中国种种问题的根子在干部制度与财政制度,而财政制度改革方案又全靠“放权、退税、让利”六个字来解决。这是我出的锦囊妙计。”

  “20世纪曾经两次使美国转危为安的凯恩斯、萨尔缪森,都是依仗退税让利的新政策,从而带来罗斯福新政和肯尼迪新政。中国也已经走到“退一步进两步”的转折时期。”

  “我的意思是,国家在实施投资计划时,同时要考虑减税计划、投保计划、救市计划和富民计划。连投资计划在内,叫做五项计划。从总体上看,国家钱太多了,老百姓钱太少了;富人钱太多了,穷人钱太少了。这不是好事,或者说这是不好的事。投资是为了刺激消费,但是政府太重视产值了,有钱也容易被乱花,企业无钱不能花,富人有钱不肯花,穷人有小钱也不敢花。我的倾向是,国家通过减税计划,让企业活一活,让劳动者富一点,对穷人多保一点,让利于民,藏富于民。这肯定要涉及到四万亿投资的流向问题。扩大内需,刺激消费,这些都是好的,但是,千万不能加剧大规模生产能力过剩的形势。”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我总脚踏着基层的士地,了解下面的种种气象。但愿不要让中国“主流学者”重蹈2007年底误诊国内外经济发展态势的梦魇。中国的主流学者们总是做事后诸葛亮,在祖国最需要时,在中华民族最危急的时刻,他们总是眼睛盯着上级的嘴唇,看他们说什么,然后再进行解释与辩护。或者是眼睛转向太平洋彼岸的种种理论或政策来充当自己的韬略。正因为此,才需要我们这些中国式平民智者的存在”。

  关于减税,我在《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是这样分析的:

  要治病必须先明白病因是什么,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根据导致近几年中国最终消费不断下降的因素,在“切实富民”和启动国内最终消费需求方面,目前看来大致也有五个计划的政策选项:

  第一,实施“减税计划”,让利于民。推行以减税为目标的税制改革就是必要的,应是我国经济决策者各选项中之首选,减税不是应急的临时性政策,而是长期的政策。

  要把创造财富领域的税负水平,降到不影响企业的竞争力和技术更新换代能力的水平上,就是要使税收不损伤整个社会的投资、消费、创业、开发、更新的能力。中央已经提出“结构性减税”的思路,但要使这个政策变为现实,难度还是相当大的。显然,在所有的宏观经济政策中,最没阻力、最快出台的是“四万亿”,而阻力最大、最难出台实施的政策就是减税。学者们津津乐道的“两税合并”、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调整,以及酝酿已久“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增值税转型等,目前还看不出是政府在执行什么大规模的减税计划。

  这个减税的改革难以执行,是减少政府收入的一种措施,政府一边往外掏钱,一边减少进账,当然施行起来有阻力了。主要阻力在政府的部门,他们不肯让利。减税难度很大,那我们重点只能放在调结构的问题上了。(看官注意:减税的主要阻力在政府的部门,那我们重点只能放在调结构的问题上了。搞了一圈供给结构改革,力量不足,还是重新回到减税。培养微观主体活力上来了。大家看,是不是?

  我对于民营经济货款与营商环境,我在《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的建议是:

  “当下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在处境很难,政府贷款民营企业很少。现在民营经济与政府管理的关系的确立,尤其为人们关注,民营经济的发展及其政府管理创新的目标:一是有利于确立以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为基点的新战略,以市场化为基本原则,要使民营经济获得良好战略环境。二是有利于明确政府在发展民营经济中的定位。找准政府正确定位的关键是要从计划经济思维中转变出来,解决政府越位和错位的问题,在政府不该介入也管不好的领域,大幅度地削减和放松政府干预,还权于市场,还权于企业,不要直接插手企业的活动,对企业的调控要采取间接的方法,通过政府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来实现。政府着重要在为民营企业创造良好的软硬环境上下功夫。(看官注意:此处对理解政府工作报告会有帮助。这是10年前的见识,也显落后了。现在报告要比我讲得更透彻。引自《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第274页

  这是10年前的呼吁!书写好了,出版又拖了两年多。这本书,多家出版社不肯出版,认为讲的话太冲了,太真实了,让上面不高兴。最后,只得在香港出版。后来,广东一家小出版社出版,把容易得罪人的观点都磨掉了。

  从2009年后,我们又走过了10年。我当中国企业报总编辑期间,在同伴们支持下,组织一次”为企业减税”的报道战役,接着,组织实体经济大讨论,仅仅评论文章就组织发表100多篇,重要文章都是我自己披挂上阵。最后出版《中国实体经济99评》。谭云明教授写文章评说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经济评论”。我就这么一点权力,也只能如此了。

  这十年,政府确实是一直在打止痛针,做风险缓释。因为中美贸易战迅速蔓延出来,而且还会很持久、很长远。今天我们不得不重新面对2008来的问题,需要我们一个判断一一中国的经济社会向何处去? 人类的社会经济该向何处去?要求我们不得不采取断然毅然的手段与魄力的。

  现在,这个矛盾在2018年已经在全球爆发了,中美贸易摩擦已经被充当成全球经济领域的主要矛盾。 谁能转移矛盾、扛得住矛盾、稳得住矛盾、消化矛盾、经得起矛盾的折腾,谁就有未来。中美两国的贸易竞争,最终决定于实体经济的竞争。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大规模减税,尤其是制造业与小微企业。正预示着一个艰难而伟大的开始。正是我10年前提出的“放权、让利、”的思路。我说“王师北定中原日”,高兴得想哭,实是此时心境。

  我说这些话,有嫌于说远了。但是从这个角度,读政府工作报告,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看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会议讲话,是一个重要的角度。我们对中国经济形势最新判断的感觉就会很丰厚、很清楚了。对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大胆决策的努力,就能够理解得更充分了。

  第二个问题 国家政策的重大变化与原因(略)

  一、为什么2019年经济目标:下调增长目标一下子区间下降到6%

  二、为什么今年不再提“供给侧改革要取得实质性进展”的目标?前两年喊得最响的“去产能”不再出现了?

  三、为什么大幅度减税降负,一下子减2万亿,是不是有点突然?国家能吃得消吗?

  四、为什么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重点放在制造业与小微企业身上?

  五、为什么要明显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

  六、为什么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不提“保持中性”?为什么基建增速将明显反弹?

  七、为什么改革重点从国资改革转变为国企,更加注重激发微观主体活力,而且要加快?加快的 条件是什么?

  八、为什么强调竞争中性,优化营商环境,以市场化为重点?

  九、为什么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加上“积极”二字?

  十、为什么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领域改革,自然垄断行业在实行网运分开后,将竞争性业务全面推向市场?

  十一、为什么2019年或为新一轮开放元年,一系列重大开放举措值得期待?

  十二、为什么住房问题不提,2019年“稳房价”是基调?

  十三,为什么多层次资本市场尤其股票市场可能迎来大变革大发展?

  第三个问题 发展趋势的预测与国企改革发展重点(略)

  一、应对风险挑战,2019年要注重把握好“三对关系”:一要统筹好国内与国际的关系,凝心聚力办好自己的事。二要平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确保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三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依靠改革开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三、近2万亿元减税降费,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发力,直击实体经济痛点和难点

  四、工业两极分化,新经济新产业快速发展,“互联网+”等新产业新业态快速崛起。

  五、货币宽松和周期轮动,债市、股市、房市、商品将先后转好。

  六、国企改革将全面放开汽车、金融、石油、电力等行业管制,竞争中性;

  七、新一轮开放开启,实现国企、民企、外企等市场主体的公平竞争和优

  八、以中美贸易谈判为契机,降低关税、放开行业投资限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推动建立中美自贸区,调动外资积极性;

  九、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减少行政干预的同时加强法治监管,鼓励并购重组,推动以信息披露、严惩重罚、退市制度等为核心的注册制,调动新经济和PEVC风投的积极性;

  十、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三大都市圈城市群模式终于确立,成为投资重点区域。

  十、未来目标 。如果顺利,2022年前后世界500强企业居第一位,或跻身发达国家行列,2027年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过,困难很多,干扰也很多。

  最后,用我10年前的《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书中语言结尾。

  “中国的改革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中国种种变化要素聚集,正在由量变向质变转化,面临一次新的大转折。30年河东,30年河西,我们期望能够坚持邓小平的改革路线,并且要与时俱进,大胆创新。当前最为重要的两项改革,是财权改革与干部制度改革,这两项改革,决定根本,弄好了则天下活气四溢,弄不好,则天下动摇。历史处在一个异常期,需要睿智与慎重,然而首先需要的是睿智与创造,而不是陈腐”。

  10年前的书中,还有一段话:

  “人们常常不快乐的原因还在于有才而不得用,有志而不能申,岳武穆为什么“怒发冲冠,凭欗处”,而“仰天长啸”,实是空怀报国之志而不得展示,终遭群少所谗害。司马迁为什么有绝世之才因李陵案连累而忍辱偷生,其才只得由历史来证明。历史上不快乐的事太多太多。我的这封信,在号称中国大智库的机构内并得到理睬,我从而认定,从骨子里那里只是一个衙门,决不是智者的天堂”。

  现在,历史毕竟过去,也用不着“仰天长啸”了。我是“待到春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然而历史毕竟还要前行,要紧的是上路。

  登高望远,天地宽广。只要思路清晰,千万不后退,不徘徊,进一步明确与完善,向着这条路坚定走下去,中国经济发展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锦解读国资新闻)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锦:中国经济形势最新判断与企业改革发展对策”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