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锦:人的一生能走多远

李锦李锦 02月12日 08:44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10收藏 0 收藏6626 浏览

  问候朋友,祝愿朋友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诸事顺遂,阖家幸福!

  除了有更集中的时间写作,我对节日再无别的盼望。已经退休,无所谓放假,我也很少休息。不过春节,比不得平常节日,有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不可缺少的。昨天陪着老岳母到海南东郊椰林过年。今天一早,我给几个朋友打电话拜年,互致问候。早饭后往文昌赶。

  路上,从微信看到,这期《中华儿女》出版了。最新一期的《中华儿女》问世,恰是正月初一。这期《中华儿女》开辟了一个栏目,叫做《百家姓里的名流》,很有才气的传记作家余玮策划这个栏目,旨在挖掘中华姓氏文化及其乡贤名家和背后的家风、家训、家规、家教、乡愁,传递的是一个个家庭或家族的道德准则和价值取向。《中华儿女》把我当着“李”姓的代表人物,这是抬爱我了。

  这篇文章标题是“李锦  在一线为改革呐喊”,抬头引语是“40年前的青年记者楷模,何以历经40年沧桑而一直保持强大的声音而不知疲倦?”仍然说的是改革开放40年的事情。记者王中鸿在春节前采访时说,您的材料太丰富,想从人的转型与创新角度来写。我想,转型与创新是企业用词,怎么用在人身上呢?中鸿说,您的经历太特殊了,中国有4700个李锦,很多人问,李锦是不是那个青年记者楷模,是不是团中央委员的李锦,是不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李锦?与搞国企理论研究的李锦是不是一个人?40年间,您不断跨越自己,不断刷新自己形象,一旦踏进新领域,都向着最高水平冲刺,能达到很高的境界,太有意思了。我说,如果有意思,就按这个思路来弄吧。记得,有一次在经济研讨会上,新华社副总编辑兼中国证券报社长吴锦才试探着问我,我们山东有一个老社长名字也叫李锦,我说,就是我呀!他说,多年不见,您现在是著名经济学家,跨度太大了。其实,生活中不断有人问我,此李锦,彼李锦的问题。

  于是,王记者写了我40年间的五次转型。

  第一次转型,从优秀摄影记者转变为优秀文字记者,成为文图并茂的新型记者形象。这是80年代的事情。

  第二次转折,由抢新闻到蹲点调研,形成每年都在一个地方蹲点50天左右的“李锦模式”。这是80年代的事情。

  第三次转折:由记者到学者转型,李锦的发言转向理论,成为理论界名闻一时的人物。这是2000年代初的事情。

  第四次转折,由体制内名家到体制外互联网大咖,为破解国家难题而提对策。这是2008年后的事情。

  第五次转折,因为掌握媒体融合规律由政策研究到国企舆论旗手,形成更大的舆论场。这是2011年后的事情。

  这大体上符合我的发展道路,每个阶段大体用10年时间,感谢记者这样挖掘。早上打电话时,山东分社老社长杨凤山很有感概地说,你一天不停地写,不断地转型,不断出成果,真不容易。我说,停不下来了,再写10年没有问题。

  要战胜自我,超越极限,不断转型,谈何容易?我是年轻时便出了大名的,然而成名实是人生之大不幸。我是业务出名,是“生产力”发达,而“生产关系”不配套,总是被人算计,一生坎坷。然而,自己不倒,别人终究是打不倒你的。于是,这条路走不通便走那条路,我尽最大的力气去开辟,按照最高目标去努力,十年八年过去,又是一条好汉出来。旧的李锦消失了,新的李锦在另一个地方出现了。所谓,坐看水尽云起时,物质不灭,倔强的李锦不断崛起,大概如此。

  要勇于创新,战胜自我,超越极限,不断转型,首先要有报效国家的坚定信念。我在1995年立下座右铭是“发现思想,引领社会”,是我离开新闻时的决心。搞新闻有两种人,一种是发现新闻,一种是表现新闻,我把自己看成是发现新闻的人,后来又把自己看成是发现思想的人,发现思想比发现新闻更高级了。坚定的信念是一个人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史记》的创作者司马迁,曾饱受牢狱之灾,但他立志要“通古仿之变,成一家之言”,终于达成心愿,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这些例子无一不说明了信念与追求对成功的重要。新闻界与新华社不是世外桃源,也常有魑魅魍魉横行的时候,我也曾经被人整得很厉害,则是命运没有司马迁、孙膑那么悲惨,但是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也是足以写成一部书的。因为我知道,中国官本位体制是难以改变的,小人永远是有的。何况近代以来,学术活动日益沦为政治活动和经济活动的一部分,新闻与理论成了政治机构和经济机构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新闻机构越来越官僚化越来越市俗化也就很正常了。当一个记者被束缚在这种气氛中的时候,还有什么思想与主见可言呢?金融危机发生时,我写了一个很长的调查给新华社,新闻机构则未被理睬,有人甚至认为我的思路与中央精神是对立的。于是我直接寄给党中央领导,到了我的大逆之言为中央政府采纳之后的两个月,上面组织了一个个有规模的调研队伍,跑了很多省,花了很多钱,惊动了很多官府,搞的信贷问题调查水平则未出于我之上,虽由直通高速车送到最高层,但是并未起多大波澜。由此我们可以更坚定一种认识,智慧能报国,所谓体制常常是消磨、压抑甚至毁灭人才的地方。比真知灼见更宝贵的是独立、自由与毫不在乎自己进退得失的精神。

  人到一定时间节点是会退化、异化的。要勇于创新,战胜自我,超越极限,不断转型,要有老鹰脱毛的勇气。我们知道,老鹰的年龄可达70岁,在40岁时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脯;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捉猎物;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翅膀变得十分沉重,使得飞翔十分吃力。此时的鹰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我的五次转型,起码有两次经过老鹰脱毛的过程。我进入 巅峰的时候落在山谷,是经过痛苦的挣扎,然而从而获得绝地重生的机会。了解情况的人知道我太不容易了。  鹰在获得重生之前,要亲自折断自己的喙和爪子,拔掉羽毛,是对旧我的全盘否定,是对裹挟自己的负担彻底地摈弃,而这摈弃这只是刚刚开始,鹰的重生是令自己焕发出新的生命力的过程,这是一场痛苦的、孤独的和漫长的过程,你要放弃自由飞翔的快乐、品尝不被理解的孤绝和承受肉体撕裂的痛苦。另外,鹰的重生更体现在它面对困境时的坚持,哪怕是血的代价,并能耐得住时间的考验。我在退出摄影后,在退出新闻后,在退出新华社后,在退出体制进入互联网后,几乎都是一次老鹰脱毛的过程。我很痛苦,但是是咬紧牙坚持下来了,一是坚持,二是认真,三是全身心投入。我在不能在发稿后,给中央主要领导写信扭转金融危机困境,温家宝、李克强、王歧山批示,引发信贷惩治风暴。这是我在新华社外最为成功的一次战例。在新华社内,是断然出不了这样的扭转乾坤之作的。对这件事情过程,我出了两本书《金融危机在中国的演变》《危机的演变》来记录。

  在古代,无论是苏格拉底、柏拉图还是孔子、孟子、庄子、屈原和司马迁,都是“自由撰稿人”,他们的写作活动是一种自由创造。马克思以历史辩证法批判和改造了黑格尔的思辨辩证法,突破了自我意识的黑夜,历史唯物主义的曙光轰然破晓。马克思的博士论文提出了自我意识主要关注于客体与自我的关系,实现了对希腊哲学的超越;提出了哲学的世界化和世界的哲学化,完善了自我意识结构;提出了自我意识必然面对和解决不同的时代问题。对马克思自我意识哲学的梳理,就康德、费希特、黑格尔到马克思之间的顺承关系,最后归纳出马克思的自我意识哲学对黑格尔的超越。要想不断取得成功,就不能躲在故旧的失败里畏缩不前,也不能迷失在以往的成功里骄傲不满。必须不断超越自我,突破自我,实现一次又一次的蜕变,让人生的道路越走越辉煌。这中间,需要主动性,独立性、独特性,问题性,交互性.生成性与创新性的锻炼。这时候最需要的是给自己时间,理性客观的思考,从国家需要与自我追求结合,自己兴趣、自我能力三方面去评估自己的选择。我的五次转型,为什么路越走越宽,自己越战越勇,是学习孔子、孟子、庄子与马克思的努力。我不是将地比天,我是学习先贤的精神。

  事业的本质就是人和社会的配置关系。我们很多人在事业发展道路上不断尝试新的可能性,但始终没弄明白一个根本问题:为什么要转型呢?自己转型与国家需要的关系。顺势而为,这是最重要的呀。

  今天白天,我到文昌去看我的45年前的入党介绍人郑克礼,与他老俩口一起过个年。

  郑克礼是文化革命前的老大学生,当时的新闻干事。他已经80岁了,前次战友聚会,我提出在北京为他做八十大寿,现在住在海南文昌的卫星发射城。他是我们婚姻的介绍人,我们夫妇来看他,他很高兴。坐下来后,我们又讲起从前。他说一个人要忠诚于国家,就能长久地进步,忠于个人,进步是暂时的。我从团里调到军里,是郑克礼推荐的,他是了解我的。我们回忆1973年党的十大时我便参与“迎接十大”的宣传,从十大到十九大,经历了十次党代会,经历了毛泽东及其以后的8代,也算是舆论界8朝元老了,其间有欣慰,也有失落。我向老领导汇报这40多年的路,他说最初没有看错我。因为文昌是卫星发射基地,我想人的成长与火箭发射升空的驱动现象的联系。除了贵人推荐外,作为自身动力,要使火箭发射,就必需有冲量作用在火箭上。第一级火箭发动机点火100多秒钟后,在70公里左右高度,第一级火箭发动机关机分离,第二级接着点火,继续加速飞行,在火箭达到预定速度和高度时,第三级火箭发动机点火,开始了最后加速段飞行。我能够一次次创新转型,前一阶段都尽了最大努力,前一阶段的积累为后一阶段升空做了最好的铺垫,做了最好的准备。我最早写的农村特写是在鲁西北陵县张西楼村《新春佳节夸支部》,就是发挥摄影深入现场抓拍的功夫,运用现场感、镜头化与庄稼话三大长处,被人民日报以突出位置采用,被评为新华社年度社级好稿。新华社年度社级好稿是新华社最高水平的标志,一年评一次,一个省级分社,一年有一篇就很可以的了。其中农村特写是全国一年一篇,可谓皇冠上的明珠。1978年是南振中的《实践打开思想解放的闸门》、1980年是张万舒的《故乡人民的笑声》、1981年是刘云山的《夜宿车马店》,1982年便是李锦的《新春佳节夸支部》。正是前一阶段的积累,为第二阶段提供了动力。我每每转入一个新的领域,往往是“一炮打响”,实际上是前一阶段积累的动力太强大了。人的一生都在积累,都在努力。这是我向老师的汇报。

  就象现在搞国企改革研究的内容,有些人开始也不以为然,认为我是搞新闻出身的。其实,我是大半辈子是靠思想取胜的,我的思想来自新闻、理论、智囊,来自经济学、政治学、科学社会主义、管理学与金融学。我的结论往往是报纸上没有的,显得来无影、去无踪,实是我个人几个阶段的积累与集成创新。在国企领域,我用了大量哲学与科学社会主义的东西。我这是我能够在国企理论领域纵横驰骋的生命力所在。每个阶段,都为下一阶段做了准备。到老的时候,我越来越觉得知识不够用,年轻的时候也在官场上瞎混过,浪费多少精力与时间。再看同事中,不少人当上高官,省部级也有一些,这些人年轻时也曾写文章,不过35岁前后精力便用在当官上了,消磨在体制内纷争上了。到老了,自然是写不出什么好文章来的。所以,我总觉得自己知识不够用,现在还在几近疯狂的吸收。

  我的一生能走多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会一直努力下去。也许有第六次转型。我觉得还有比国企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我去做。

  春节前,我看望我青年时代的老师陶俊峰。他是副军职退休的,现在也是老俩口居住。

  说起1972年我们坐火车出发到工程兵部队采访的事情。我们在济南火车站候车室长条椅上谈中国的命运,我说中国将来是社会资本主义,美国是资本社会主义,必然是异途同归。我们谈得很热烈,结果火车开走20分钟,我们也不觉得,两人哈哈大笑,只得返回家中隔日再出发。当时我是只有20岁的青年,而且是紧张得有些恐怖的文革岁月,我们偷偷讨论这些要掉脑袋的话题。说起青葱岁月的勇敢,我们不仅哈哈大笑。30年后,我对马克思主义做出新的三代判断,认为毛泽东思想主要部分是列宁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思想的继续。从邓小平开始马克思主义开始第三阶段,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这个阶段的继续,这个问题将在20年后的十九大、二十大上会得到确认。我是写在正式出版的书上的,从而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有人呼吁将我开除党籍,有个部级干部亲自查处这件事情。到了2018年12月习近平在纪念40周年的讲话,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历史会继续证明我的正确。我为追求真理做出的牺牲太大了。其实我的思想,来自自己20岁的探索。老陶不无自豪地说,我当年推荐您就是看您的读书多,总想着国家的大事,我没有看错你。他特地为我写“中国龙舞东风”,勉励我。 春节前后,看望两位长兄。他们也告诉我,一要注意身体,二要讲实话,为历史留下点东西。今天一早打电话,陶俊峰说记录历史必将为历史所记录。中午郑克礼也说,我们一生无遗憾,当上大官的退下来的也不会写稿了,有的进去了。今后,要讲真话,留给历史,这才是最重要的。老郑诚恳地说,我们一不图升官,二不图发财。他们也不会让你升官发财,我们为什么为他们涂脂抹粉。讲真话,对国家负责,写些传世的东西,是现在最重要的,对我触动很大。

  正如《中华儿女》记者写的,“他的转换太快太多。但是有一点不变的是,他这40年,总是在一线为国家改革呐喊,从来没有懈怠过、停止过”。

  今天是春节,不能不说的是春节文化精神,这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我在《过年》一书中写到:文化是春节的“魂”,春节文化的核心意义是庆祝宇宙和万物生命诞生、追求人类共同的目标,就是共享美好新生活。庆祝宇宙万物生命诞生、追求人类幸福生活的目标,这便是春节之魂。

  今天一早,我与中学同学贺寿天打电话拜年,致以新年问候。我们因为在中学读书都喜爱写作文,关系最好。我18岁参军时,给他的诗是“今生愿作亲兄弟,拔剑倚天斩横流,生生死死为祖国,誓把人类大同求”。现在寿天已经退休,他是江苏省工商局副局长,是工商界的笔杆子,中国广告商标协会副会长。我回想18岁离家时的誓言,初心在,人不老,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奋斗精神,是我内心最强大的动力。

  春风促进开花靥,老树残枝欲起眠。我是还将努力的。在2009年给温家宝总理那封信后 ,我的人生价值追求定位是“历史趋势的发现力、国家难题的破解力、社会进步的引领力”,明确而具体,是对先贤“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的继承与弘扬。为国家前途命运,我仍然追求,我准备继续写下去。(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锦解读国资新闻)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锦:人的一生能走多远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