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贾康:贸易冲突的不确定性和中国和平发展的确定性

贾康贾康 09月14日 13:36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3收藏 0 收藏6979 浏览

  今年正值中国以改革开放推动邓小平谋划的“三步走”现代化进程迎来40周年,我由此想到孙中山先生当年面对满目疮痍、内忧外患的中国,提出了“振兴中华”的宏伟愿景,那就是实现现代化伟大民族复兴的取向,而如何实现呢?孙先生在辛亥革命后于浙江海宁观钱塘江大潮而题词“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其中蕴含着这位伟大领袖人物对于人类文明发展提升的客观规律的深刻理解与认同。我作为多年从事理论研究的工作者,试图具体提炼一下这种只能顺应、不能违拗的世界潮流:我认为它是由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全球化、高科技化和民主化、法治化汇合而成的文明发展大势,人类各个民族国家无论有什么样的个性,必须认同这种共性。那么我们这次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的视角,首先就是开放型世界经济在全球化、国际化轨道上的发展,而且注定是要对应全球大市场寻求包容性的、各个经济体互惠互利追求共赢的和平发展。这方面的关键词除了“全球化”意味着要反对孤立主义、单边主义、不当的贸易保护主义之外,还应该提到“结构性改革”,这已经作为主题词写入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的共同宣言,以及我们要探讨如何优化结构,化解贸易冲突等干扰因素,形成有效供给体系,追求习近平主席所多次表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式的发展。我愿意借这个发言机会简要勾画一下对于近期各方高度关注的美中贸易冲突的认识思路。

  首先,我以研究者定位,认为应该说清楚贸易层面互惠互利的原理,是基于不同的资源禀赋等的比较优势而互通有无、优势互补,这个共赢取向上没有打贸易战的理由。但为什么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贸易保护诉求?对贸易保护并不能完全否定,比如弱势的发展中国家要求减少短期对本国幼稚产业的冲击,所以,世贸组织条款是给予一些特殊的处理的。另外,如贸易的一方感受到不公平的时候,摩擦也必然出现。我们认为理论上要承认:比较优势战略会碰到天花板。比如到了一定的临界点以后,你出多高的价钱也买不来那边高端的供给物的时候,这时候共赢因素就不起作用了,摩擦因素就体现出来了——美中贸易上,就不必讳言这一点。在所谓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中关系的简要回顾之后,我们看到前些年曾经已经发展可观的“一高一低”的互补和被称为“中美国”之后,现在又有了贸易摩擦因素的明显上升,这个冲突被称为“贸易战”也是一种形容吧。美国方面曾经做过财长的萨默斯,他提出了“悖论”式解说:本来美国方面对于中国方面感受到的不良的心情和对自己发展空间的担心,不是中国的错,但是确实又在美国构成了负面影响和贸易战的推动,同时也指出,中国方面一方面在强调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另外一方面外界的一些感受上是鱼与熊掌都想兼得,加大了美方的不满等等。这方面体现出悖论和摩擦的升级。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实事求是地认同,中国在努力的开放过程中,开放还不够,大家如果平心静气地讨论,我们还有一些开放的空间,大的方向是要进一步开放,而且在开放过程中间,中国早已承诺要进一步做好知识产权的保护等等,并努力化解一些不满。另外,我想比较直言不讳地说,从人类文明提高过程来说,并没有完全摆脱丛林法则。现在为什么人们会提到“贸易霸凌主义”呢,有的时候你讲多少道理都没有用了,老大打压老二:美国早晚要遏制中国,这也是一个必然发生的现象,中美所谓贸易战只是双方关系全景图这座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如果从中美的实力对比来看,我们远远还没有进入可以跟美国对决的平台,而且未来也要力求避免双方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这方面就要作更多理性的讨论。现在显然中美贸易冲突已经升级,那么可能要准备持久战了,学者一般认为这一个新的阶段会长期化,这里面它可能产生的影响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实际可能的影响和当下的心理压力相比,心理层面的不良预期我觉得已经有夸大的特点。如果只说对中国年度GDP的影响,对于今年测算来测算去,一般人认为可能不超出0.3%,明年、后年是不是会进一步扩大影响呢?能扩大到多少,不确定性就更明显了。但如果今年下半年影响0.3,咱们再放大一倍,年化为0.6,对中国经济增长也会仅是把上半年已经报出的6.8%的增长速度,拉到6.5%,仍然符合中国今年两会上宣布的引导性的6.5%左右增长速度的前景。实质的问题,是要更多讨论从短期到中长期的问题。在所谓对决这方面,我有相对乐观的看法,最后我还要勾画一下怎么避免这个所谓的最终对决。在双边关系的处理来说,对美国显然我们需要作出反制的博弈,也还要进一步加强交流。

  我们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中美矛盾摩擦上升的阶段,邓小平提出要冷静观察,善于守拙,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等等这样的战略思维。我们现在仍然要体会这里面高水平的战略思维逻辑。我们要争取的是中国的和平发展,必要的妥协和权衡是不可避免的,有理有利有节的处理,非常需要理性,但是我们在被动接招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并应该变压力为动力,变坏事为好事,坚定不移地做好中国方面可以选择的“自己的事情”,就是中国的改革要攻坚克难,中国的开放要进一步全面展开,这样将进一步释放中国巨大的发展潜力。我们也要注意有多边的互动——我们不光跟美国打交道,我们还要跟欧洲、日本、全世界其他方方面面的经济体,共同寻求更多交流,更多的共识的提炼和互惠互利关系的形成。对美国,我们要防止最坏的所谓冷战的情况,我们更要争取最好的达成一定妥协的新平衡的情况。和其他的经济体,更要加强合作,在共赢的趋向之下我们要争取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逻辑来寻求大家更美好的前景。

  接着我就要强调一下应该在不确定性的旁边认识到确定性:如果从历史长河来看,我们可认为在时间朋友的帮助之下,中国的和平发展是大概率。人类历史上永远不会说谁当老大的永远是老大,历史上英国通过追赶后来赶超了荷兰,美国通过追赶后来赶超了英国。现在中国的发展是人本主义立场上希望对于整个世界做出更大贡献的发展,是造福于中国和全世界人民,而中国的现代化其实已经有了一个“蓄之既久、其发必速”的基本的大趋势,这是我们在历史上曾经有古老文明、曾经辉煌过之后,在工业革命以后落伍了,落伍之后又求振兴中华而出现的一个“波浪式”、“马鞍型”轨迹。如果从上个世纪1900年开始,看美国的发展曲线,它的GDP代表的经济增长速度这条曲线和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把1987年为起点画出的中国GDP增长曲线放在一起,都是36倍,居然高度重合,但时间轴上是中国和美国相比、出现了1:3.9的比例,这就是我说的蓄之必久其发必速——中国找对了改革开放的现代化之路之后,它这个发展过程有明显的后发优势。当然我们还要克服困扰和应对未来新的一些挑战,还要努力形成中国“供给侧改革”的先发优势,但是总体来说中国是在走上坡路,时间在走上坡路这个意义上来说,是最好的朋友,于是我们要把握的确定性,就是和全世界作更好的交流,更好地凝聚共识。我们的开放也是倒逼我们改革,当年入世就是变法,我们中国广受尊敬的杜润生老前辈说,入世要清理文件柜,政府所有和国际规则不吻合的这些文件都要作废,这就是“变法”,而变法就是图强,就是要创新。我们仍然是有这样的一个逻辑和我们应有的这样一种定力,就是把握着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说的“两个没有变”,我们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上还要走很长很长的时间,另外,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我们有一种历史长河通盘考虑下的战略耐心和战略定力,要和全球更好交流,争取更积极地互通有无、互惠互利之后、实现造福于全人类的和平发展、和平崛起。

  我认为中国人应该秉持的战略思维有若干要点,时间关系不一一讲下来了。我们总体的要求,就是要继续做好自己可选择的改革攻坚克难、继续扩大开放,这些要融合在一起,寻求中美之间、各国之间在共享经济大趋势上可得到的发展,在这个人类发展规律已经可以揭示的包容共享的正面推动作用下,还有实际上也是创新而造成的核威慑的负面约束之下,我们是有希望走出一个中国拥抱“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和平发展之路的。

  如果做一个结语来说,我们认为就是应该坚持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指出的两个“没有变”,我们在追求现代化的思维方面,要更加注重实事求是,面对贸易战讨论我们现在实际联系到的中国现代化过程的推进,如果战略思维上力求高水平,那么我认为不在于它的锋芒,而在于它的厚重,不在于表达得怎么绚丽夺目和一时听着特别令人鼓舞带来一些叫好声,而在于实事求是、高瞻远瞩,不看重邓小平说的一时的“小风波”,而要看清和正确把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人类文明发展的主潮流。我相信在这个追求过程中,中国和其他的经济体一定能够共同把握我们的发展机遇和光明的未来。谢谢大家!(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贾康学术平台)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贾康:贸易冲突的不确定性和中国和平发展的确定性”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