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光斗:灰犀牛还是黑天鹅 中外经济学家对今年GDP增长的预测?

李光斗李光斗 02月26日 21:33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4收藏 0 收藏6170 浏览

  李光斗,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做好营销的前提是讲好品牌故事。

  悲观主义者看到杯子里只剩半杯水的时候会说:只剩半杯水了;乐观主义者则会说,杯里的水已经满了一半了。

  2020流年不利,中国GDP的增长速率会是多少?且看经济学家们的预测如何?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程度,很多经济学家都给出了预测,正如对于任何“灰犀牛”或是“黑天鹅”事件,总会有悲观派和乐观派的分化,经济学家们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产生了巨大全方位影响。进入2月下旬,湖北与全国的疫情总体趋势向好,拐点正在来临。然而疫情对于中国的经济却仍可能是一只凶悍的“灰犀牛”,也是带给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黑天鹅”。相比本世纪初的非典,如今中国经济所处的发展阶段、体量规模、结构模式、增长速度、企业盈利能力、人口资源、用工成本、通胀率、信贷规模、杠杆水平,甚至社会心态、国际外部环境也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悲观派担心经济下行压力骤增,成为疫情最大的次生灾害。

  新冠疫情伤害的不仅是身体健康,也会影响个人与大众的心理。对悲观派经济学家而言,经济数据的变化带来的冲击力更大。

  自疫情爆发以来,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降幅近50%,从12月的70多万吨/天,骤降至2月11日的37.2万吨/天,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约40%;12月31日至2月11日,全国30个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只有5.04万平,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约90%;1月份乘用车销售仅有169.9万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1.5%;1月25日至2月11日,全国各类交通工具旅客发送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约80%,只有2.34亿人次,其中就连四个一线城市也是断崖式下跌,北京下降约70%,上海下降约65%,广州下降约74%,深圳下降约70%。

  实际上在疫情之前,我国已处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外部环境多变的关键时期,新冠的不期而至,给中国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挑战。

  从2003年至今,中国已从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快递成为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03年时中国经济仅占全球经济体量的4.2%,现在则占全球GDP的约16%。中国的高速发展也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2019年中国贡献了全球经济扩张的39%。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权重与地位已举足轻重。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预测,疫情冲击将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2%,年增速跌至2.3%,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假设由于中国的积极应对措施,感染率在2月和3月显著放缓,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0.1-0.2个百分点。

  根据8家国际投行调整后的预测,中国第一季度GDP是3.8—4.6%,第二季度亦难恢复,全年GDP应在5—5.4%区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认为,这次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冲击会比“非典”大很多。2003 年“非典”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 2 季度,增速比前后两个季度低 1.5 个百分点;客运、旅游、住宿餐饮、零售等行业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投资和外贸所受影响不明显;受人口红利和加入 WTO 双重利好的影响,“非典”的出现并没有中断当时经济的上升趋势。但此次疫情不同,波及范围远超“非典”,几乎涵盖了我国所有经济活跃和发达的省市。

  这个春节原本预计有望超 4.5 亿人次出游消费的“春节黄金周”变成了“全民防疫周”,酒店、宾馆、影院等消费断崖式下跌,大量中小企业因此而承受重压。目前,我国旅游业对 GDP 的贡献已经达到 11% 左右,直接和间接从业人数超过 1 个亿。此次如受重创,一方面将拖累整体就业,给全社会就业形势和社会稳定形成巨大压力;另一方面,还将对这几年供给侧改革所培育出来的有利于促进高品质消费的“优质供给”带来冲击,一旦疫情过去,这些供给跟不上,也不利于重启经济循环。此外,随着多国对我国采取封航措施,外贸也将遭受重创。

  对此,黄奇帆建议,可以增发1万亿特别国债,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减税降费和对疫情地区进行转移支付。除了现在各级政府所采用的税收等政策以外,黄奇帆建议加快如下几方面改革:一是尽快落实农民工在城市落户的有关政策,快速解决制造业用工短缺问题。二是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三是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实行年金制度,并疏通企业年金投资资本市场的渠道和机制。四是想方设法降低物流成本。

  经济学家金岩石则认为疫情及隔离再加上延迟复工,使正常经济活动遭遇重创,整体萎缩至少2/3,以此类推,1/3的中小民营企业停产,再以复工率50%计算,15—20%的民营企业或将破产。他建议救助失业,创造就业,是政府的责任。目前最重要的是构建一个再就业的培训计划,包括心理治疗计划。

  乐观派则认为疫情冲击是短暂的,经济持续中高速增长仍旧也只能是中国的最大公约数。

  彭博经济研究的情境分析显示,中国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可能放缓至4.5%——创纪录低点。香港遭受的打击最大,与基线相比同比将下降1.7个百分点——经济衰退程度进一步加剧。韩国将遭受0.4个百分点的打击。巴西和澳大利亚则被削弱0.3个百分点。德国经济增速可能会被削减0.2个百分点,美国将遭受0.1个百分点的冲击。美国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相对较小,而对中国的出口也有限,因此美国不会面临同样的风险。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该病毒是否使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偏离了轨道。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进一步出现向好变化。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认为,如果政策支持及时有力,复产进程有序推进,那么疫情对于经济影响的顶峰或已临近。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教授认为,考虑到疫情本身的规律和政府严厉有效的及时管控,预计疫情对中国经济活动的影响应当是暂时性的。从短期来看,疫情对餐饮、酒店、旅游、航运、商务等服务业的冲击较大。从恒生指数来看,与整体经济景气相关的能源材料等周期板块跌幅大于消费,港股表现消费跌幅较小表明机构仍然看好中国长期消费潜力。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冲击并非数字本身,而是加剧的恐慌导致心理层面的蔓延以及部分地方过于严厉的交通物流管控对很多行业的打击。因此稳定市场的核心是稳定对经济后续增长的信心和政府治理能力的信心。

  巴曙松建议, 在全国层面出台纾困中小企业的一揽子方案,形成强有力的经济托底政策,改善全社会对经济前景的预期。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表示,一般而言,一国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必然会对短期经济发展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不会对中长期经济产生实质性影响,待冲击平息后,经济社会活动将一切回归正常。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属于短期外部冲击,对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影响不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王琛伟认为,此次疫情可视为一个短期的经济冲击,使总需求和总供给曲线有一个短期平移。但是,随着时间延长,冲击将逐渐减弱,经济增长终究还是要回到原有的轨迹。因此,长期内不影响经济向好的根本趋势。疫情在给一些行业带来负面影响的同时,也未必不是行业整合、升级的一个时机。只要这些企业没有在疫情中倒下去,那么疫情过后一些‘憋了很久’的经济活动将集中爆发。疫情过后也会有较强经济反弹。

  无论是乐天还是悲观,与非典不同,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冲击更大,影响更为深远,正可谓“中国咳嗽,世界感冒;中国停工,全球衰退”。现在的中国包括智能手机、家用电器、高铁制造、汽车生产等多都逐渐成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疫情之下,中国城乡隔离、工厂停工,不仅影响中国国内的生产供给能力,同时也对其他市场造成重大影响。(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斗观察)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光斗:灰犀牛还是黑天鹅 中外经济学家对今年GDP增长的预测?”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