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光斗:要过年了,带个留学生回家?还是租个男盆友回家?

李光斗李光斗 01月22日 19:51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7收藏 0 收藏7249 浏览

  李光斗,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做好营销的前提是讲好品牌故事。

  马上要过年了,很多大学生都期待着能够摆脱繁重的课业和学校的束缚,拥有一个轻松悠闲的寒假。但前不久网友们因为中国某农业大学人发学院(人文与发展学院)和重庆某房地产职业学院组织的一场“带留学生回家过年”活动争论不休,大部分都是质疑声和反对声。

  为什么这场本应该是“一举两得”的活动,会引起网友如此强烈的反感?

  学生和网友们首先感受到的不是“提升自己的英语水平”、“带留学生体验中国文化”等这些“有利一面”,他们首先嗅到了一丝“危险气息”,这股气息从山东某大学“学伴”事件蔓延至今,一直留在广大中国网友们的脑海里,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

  所以,大家首先会考虑到的,一定是自己及其家人的“安全问题”。而更让人们疑惑的是:学生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学校放寒假但不能回家的学生不止留学生,还有很多是留校考研和留校兼职的本国学生,他们的留校问题有多少人考虑到?

  其次,带朋友去家里做客是自主性很强的社交活动,如果有学生和某一个留学生是好朋友,或许会主动邀请这位留学生回家过年。但学校的“干预”让这场活动变得被动和尴尬。

  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欢迎远道而来的留学生前来学习交流,但中国的文化、习俗、生活方式等也是学习的一部分,这些已经成年的留学生们在来中国之前应该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而不是一切都需要中国学府来帮他们打理、安排好。

  根据“对等原则”,如果中国每年出国留学的50多万留学生也能享受到所在国的这种优待,中国高校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中国的学生去到国外,要自主学习和适应那里的一切文化习俗,经历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甚至要打工兼职赚生活费,而我们国家的外来留学生却“补贴”、“高薪”、“学伴”、“包吃包住”齐上阵,某些学校就差没有在自己衣服上贴上“保姆”的标签。

  从“学伴”制度到“带留学生回家过年”活动,这些高校的行为体现的正是一种“文化不自信”心理,而这种心理恰恰最不应该出现在培养中国未来人才的中国学府中。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无论是在校求学的学子还是在外打工的游子,“过年回家”就代表着温暖、温馨和甜蜜,“近乡情更怯”本是一种“甜蜜的负担”,但在如今这个社会,这份“怯”,少了份“甜蜜”,更多的是“负担”。这种变化的最主要原因,源于中国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催婚。

  中国特有的“催婚”现象,究其根本,还是来自于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传宗接代”思想;源于人们“这么大了还不成个家,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的质疑。社会上还将这些人归为特定的群体:大龄剩男/剩女。

  久而久之,这些单身男女也会出现那种“没对象,是不是我不够优秀”的自卑心理。

  虽然这种思想非常偏颇,但很多一二线打拼的单身男女就因为“年龄大没对象或者不结婚”而被定义为“失败的人”,如今,这已经成为大众对他/她们的刻板印象。但目前,这一现象已经被商家发掘出一种新商机:出租男/女友。

  其实这种无比魔幻的商业模式,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单身男女们为了避免回家被父母、七大姑八大姨轮番“问候”,抵抗不住“观念轰炸”的他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目前社会上已经有非常多的“租友网站”,主要针对一二线城市的单身男女。网络上关于“出租男/女友”的消息数不胜数,里面的信息非常全面,不仅明码标价,而且身高、体重、籍贯、家庭背景等等都一清二楚的交代出去。在春节这种大型节假日期间,租友网站的生意非常火爆。

  早在2016年,就有某租友网站的负责人称,春节期间是租友高峰。被雇佣者的工作大概是:假装男/女朋友,应付父母,参加聚会,陪见朋友,旅行伴游,可以结假婚、办婚礼(不领证)等等。当然,如果租的“对象”是某些特殊行业出身,或者对方要求提供更多服务,租金也会更高些。

  2020年春节马上要到了,租友市场已经活跃起来,很多人已经在“出租自己”或者“招聘”男/女朋友,现在的租友市场已经越来越庞大,相比几年前,市价也会“节节高”。

  从“每逢佳节倍思亲”到“每逢佳节被催婚”,如今出租男/女友已经从一件“活久见”的新鲜事,演变为一件“见怪不怪”的常态,但随着租友平台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一个和“带留学生回家过年”一样的问题,那就是“不安全”。

  无论是人身安全还是财产安全,亦或是后续的财产纠纷、信息泄露、穿帮、威胁等问题,逐渐被很多打算租友的人所重视,社会上也已经出现了很多因为“过年租友”而陷入骗财或情色服务等陷阱的案例。

  因此,有律师认为,应尽早将租友行业纳入法律规范之中,为其搭建更规则的平台。若任由租友行业信马由缰,毫无保障地发展,很难保证不会酿成大错。

  但对于整个社会的良性发展来说,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应该被提倡。

  尽管很多子女的初衷是为了体恤父母,不让父母担心,但这种办法一则是对父母的欺骗,二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欺骗。

  所以,无论是学校的“带留学生回家过年”活动;还是面对家里人的“催婚”,不得不“租个男/女友回家”,这种为了他人的需求而扭曲自己意愿的行为,都源于一种不健康的心理。相比“不愿将就”和“考虑到安全等问题,不愿带留学生回家过年”而言,这才是真正有悖于公俗良知、不利于树立文化自信的事。

  要过年了,回家就好。不必带人回家演戏,演给谁看都不如做自己。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斗观察)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光斗:要过年了,带个留学生回家?还是租个男盆友回家?”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