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贾康:以有效投融资扩大内需稳定增长——在中国政策专家库专家委员会研讨会上的发言(2019.11.25)

贾康贾康 11月28日 11:19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5收藏 0 收藏6441 浏览

  贾康,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我完全拥护我们会议的主题——“扩大内需,稳定增长”。我的基本观点是:中国经济的成长空间结合着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还有极大的潜力(前面很多专家已有强调),对此所说的韧性、回旋余地不是虚言,我们现在理应充分运用它,而且实际上在贸易战大兵压境的情况之下,我们扩大内需别无选择。我现在愿强调的,是在四中全会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提高的原则指导之下,当务之急,是要以扩大有效投融资,结合着机制创新,来带动消费,改善预期,进一步完成“新常态”由新入常的L型转换的确认。我在内部听到有人说,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以提5.5-6%,我个人认为过于悲观了。在今年说的6-6.5%的水平上,可往下把重心落一落,但我认为只应是落到“6%左右”——其实这个全面小康的保证速度,它带有一定的政治含义,是要高度重视的,而且关键在于,我们经过努力,完全可以达到6%左右。

  我结合前面郑新立主任讲的很多措施(依记录注:1.乡村整治——宅基地等;2.农民工进城落户;3.老城区改造;4.增建停车位;5.失能老人照顾体系;6.职业教育扩招;7.高技术产业关键技术举国攻关;8.以改性甲醇替代汽、柴油;9.固体废弃物“再生利用”产业;10.集约化、规范化、设施化的农业;11.通用航空业;12.把淮河生态经济带作为国家第四增长极来建设),想做些补充。应看到这些空间是实实在在的,中国有效投融资的项目俯拾皆是,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年的经验积累,完全可以在“财政过紧日子”的情况之下以贴息、政策性信用担保、产业引导基金,特别是PPP(特别是连片开发、综合开发的PPP)来利用这个空间。

  那么除了前面郑主任说到的那12项之外,我想补充这样一些很现实的例子:第一,北京为代表的中国一系列中心城市要加快建设轨道交通网,这别无选择。北京现在哪里称得上现代化的大都市?老百姓买机动车要三千多个号里中一个签,这是国际笑话。纽约和东京的机动车拥有率比北京都高得多,人家为什么不必这样?就是我们的城市公交建设在有效供给方面远远不到位,本应该形成四通八达、密度足够的轨道交通网,这个事情是非做不可的。4号线、16号线为什么用PPP做?就是政府力不所及,但是已有这么好的机制。现在在北京闹得更不像话的就是已经把中签后怎么倒手以假结婚、假离婚卖出一个好价钱,形成了一个产业链,这是什么现代国家治理?根本原因缺的是有效的公共交通体系供给。纽约、东京人家老百姓有钱了,买机动车是用于应急和到了节假日、周末往外开去享受生活,中心区周边平价停车位、停车场政府各个节点上早都有安排建好了,不可能出现北京这样实际上带有危机性质的局面,这个事情是非做不可的。北京如此,其他的很多城市,上海、深圳、广州等等无一例外,这个事是再往后做十几年做不完的,但一定得做,当下正应加紧做,不做还叫什么现代化?

  再有第二,中心区的这些停车场、停车位的建设是很有讲究的:北京的平安大道当年作为政绩来说,评价为终于开通了与长安街平行的一条东西贯通的大道,但为什么它的两边,那时候不惜工本设计建造的雕梁画栋式铺面,还有宫灯式的照明设备,这些年出来的经济效果并不好,人气上不来?因为两边根本就没安排停车位,车停不下来,它就没有人气,两边的店铺嗷嗷叫没有办法。现在怎么办呢?必须建立体的车位。早已经有企业提出方案,一个车的位子面积,上面、下面加在一起是10个车位,放大10倍,最高位置和最低位置的车调到路面开走可在50秒之内,这就解决问题了。这种停车场、停车位就是完全要以PPP来做,因为它有现金流,政府给一个好的规划罩着它,给出已经有经验的规范化的PPP的制度配套,这个事情就做起来了,使老百姓受益、经济生活繁荣,让各方面我们的需求潜力、供给潜力进一步释放。形成这种有效供给相关的东西我们什么都有,有钢材,有水泥,有劳动力,有技术,有管理经验,啥都不缺,就是要把这个事情纳入一个政府的高水平顶层规划,规划先行,多规合一。

  第三,在老旧小区改造里,就说一件事:要加装电梯。在北京,这个事的覆盖面至少是几百万人。人们住的四层、五层、六层的楼,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天经地义不用配电梯,现在不行了,老龄化,对生活水平的要求也高了——一个单元楼门配个玻璃筒子式的电梯,20万元左右解决问题,除了每家自己出点儿钱之外,有些小区可以加上PPP,企业进入以后垫资,有个机制,在运营保养期间通过管理费的方式,逐渐把它整个投资回报拿完。政府也可以给点补贴,“可行性缺口补贴”,四两拨千斤。这个事情在北京如此,在中国其他一大批城市里,大同小异,都是非常值得做的,是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非常现实的例子。有些居民小区根本就不是老旧,像我住的那个小区,十几年前人们评价都很高的,但现在大家几乎都说遗憾的是没有配电梯。四层、五层的楼房配电梯已如此容易,这个事情做起来在中国调动的增长潜力,是直接让老百姓受益的。

  第四,要说一下综合管廊——已说了多年,我认为有关部门要赶快确定:所有的新区,不按综合管廊设计不许开工,就是要在一开始,把投资打足,把地底下这个综合管廊做得像模像样,这应是现在提高发展质量必须作为标配的一个要求。老区的改造当然可以从容来。

  第五,海绵城市建设。既然至少要抵御百年一遇的大雨水,那就得不惜工本,特别像雄安新区这样,建在白洋淀那边,按海绵城市建设的要求,作为千年大计。现在投入要素都有,又正是需要反周期,你就得放开手脚——这个事情当然要有一个好的规划罩着它,不能一哄而上。在全中国,海绵城市可先从一些重点的地方做起,一定要把它做到位。

  第六,冷链,要从农村一直到城镇的餐馆、老百姓的餐桌,所有这些物流方面的相关设备、硬件、建筑物,通盘的这些投资,也是未来多少年在中国应该坚持做好、做下去的。

  第七,特色小镇,确实能够在合理掌握的同时大有可为。如果把特色小镇按照PPP的连片开发来做,企业为主,就帮着政府来考虑其可行性,控制它的风险了。企业家好不容易赚点钱,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个八九不离十的把握的时候,人家不会签字,做不起来的。所以不要太担心特色小镇一哄而起出多少问题,关键在于,这个特色小镇建设上地方政府没钱,那正好是以规范的PPP由企业自愿签字才能做起来,这个机制是个阳光化的机制,是个非常好的防范风险的机制,可以把这个潜力空间用起来。

  第八,水利设施治理。前面有专家专门说到了,为什么动不动旱灾就来了?水灾就来了?中国提升抗灾能力要跟水利设施升级结合在一起,完全可以在这方面有重点地先做起来。第九,与城市群建设相关的基础设施,中央政治局专门说了这个话,怎么落实?那就得在城市群的规划上,把这些基础设施从重点开始,把它们规划好,赶快做起来。

  最后一条,是主要直接面对消费的:在中国不要再犹豫了,一定要放开生育。今年有专家预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增人口最低水平,只有1100万人出头。建国之初,一年下来还比这个数更高,计划生育年份中,也从来没有低到这个水平上,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前几年放开两孩了,现在应该放开整个的生育控制,没有必要再限制了。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当机立断,吸取前面我国生育政策调整至少晚了5年的教训。

  这些,我觉得都是实实在在可以抓的事情,应合在一起。中央所说的货币政策方面的去杠杆变为稳杠杆,我觉得非常正确,因为不要光看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GDP之比,主要是看物价,物价中的PPI现在已走在负增长区间,它给我们的警示是防止通货紧缩。CPI的3.8%,那个猪肉供不应求因素几个月之内就可望消化掉,因为这是结构性对策可解决的问题——猪肉的供应不足,主要是我们的“环保风暴”做过了头,地方上一刀切,不许农户散养和不许小的养猪场生存。那个非洲猪瘟,根据姚景源同志提供的数据,只是引起扑杀了110多万头猪,而中国一天全社会的猪肉消费量是150万头。所以那个猪瘟的影响,不到全国一天的消费量,猪肉价格猛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自己以好的愿望却做了蠢事。

  同时,在实际生活中,要特别警惕:“官场不为”仍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今年3月中央下了文件,要求地方一线要以破除形式主义来鼓励地方干部做实事,敢担当,有作为,但是我调研里碰到的书记、市长,他们仍然反映还是不断要接待各种各样的督导组、检查组、审计组、约谈组,甚至一天来两拨、三拨,一个人在一线做事儿,要有6个人、8个人在后面挑毛病,他怎么作为?他不是觉悟不高,他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生怕有点儿什么被抓住了以后,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谁也不说你是改革中间犯了错误,只说你心术不正,说你渎职。这还得了吗?这种风气造成的沉闷局面一定要冲破。这些看法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贾康学术平台)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贾康:以有效投融资扩大内需稳定增长——在中国政策专家库专家委员会研讨会上的发言(2019.11.25)”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