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光斗:中国人要帮法国重建巴黎圣母院:“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成疑?

李光斗李光斗 08月12日 09:40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4收藏 0 收藏4704 浏览

李光斗,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

  中国人要帮法国人重修巴黎圣母院了!法国人在巴黎圣母院毁于大火后悲恸不已。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要在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并向全世界征集重建方案。

  日前,巴黎圣母院屋顶线建筑设计竞赛主办方公布比赛结果:从全球200多个作品,3万多人参与的投票中脱颖而出,获得冠军的是来自中国的设计方案,名为“巴黎心跳”。两位设计师蔡泽宇和李思蓓都来自中国,蔡泽宇来自杭州,先后毕业于清华大学和康奈尔大学。李思蓓来自北京,先后求学于北京工业大学和康奈尔大学。

  这一作品整体包括三个部分:外层的水晶屋顶、悬浮在尖顶上的时间胶囊、以及尖顶内部的城市万花筒设计。

  水晶屋顶:新的尖顶由多面镜子构成,这种基于原始维奥莱-拉-迪克尖顶的经典比例和八角形几何形状的多面镜,与镜子屋顶一起轻柔地反射出塞纳河畔美丽的城市风光。同时,因为城市环境在不断的变化,这座水晶屋顶每时每刻也都将焕然一新。人们将在这种充满浪漫气息的自然反射中,看到城市之间的交错交织。自此,建筑、城市和时间之间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时间胶囊:整个方案中最为突出的部分,是利用磁悬浮技术在塔楼设计的“时间胶囊”装置。时间胶囊将在科技的引领下,有节奏的上下浮动,仿佛与巴黎整座城市一起跳动,因此被称为“巴黎心跳”。这颗时间胶囊将在每半个世纪打开一次,磁悬浮高科技装置为过去留下了记忆,为未来的故事留下了空间。

  城市万花筒:塔尖的内部反射创造了一个城市万花筒,万花筒的中心是漂浮着的时间胶囊。而通过塔楼玻璃的折射,亦可再现巴黎圣母院的经典艺术——玫瑰花窗。

  同时,进入总决赛的还有另外五个方案。它们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和英国(2位)的设计师们。

  日本设计师的“漂浮森林”方案:该方案将大面积的绿植做成屋顶和塔尖的形象,突出了自然跟建筑的融合。方案名为“漂浮森林”,象征着复兴,保持“空”的空间,象征着巴黎的起源。

  美国设计师为巴黎圣母院提供了一个临时解决方案:充气玻璃纤维屋顶白天作为充气式的屋顶,夜间通过全息投影再现巴黎圣母院屋顶。

  英国有两个设计方案入围:其中包括利用水和光元素组合而成的“喷泉”方案。水象征生命和健康,光象征光明和未来,是对巴黎圣母院的祝愿与美好憧憬;另一个方案中,现代的、极简主义的玫瑰环绕着尖顶的底部,其材质和几何结构与原始屋顶相一致。

  来自加拿大设计师团队的方案,对这座哥特式教堂的原型进行创新。外立面抛光的不锈钢银色尖顶,在巴黎的天空中显得庄严而优雅。

  从这些精美绝伦的设计稿中,网友们可以深深地体会到现代化艺术设计的魅力,巴黎圣母院未来的新面貌愈加受瞩目与期待。但部分业内专家表示,像巴黎圣母院这样历史悠久的世界文化遗产对真实性要求极高,巴黎圣母院的每一部分都在一定程度上镌刻着它的历史价值。法国保守派报纸《费加罗报》曾向近4万民众做过调查,但超过70%的人都对巴黎圣母院进行任何现代风格的再造持反对意见。

  哲学家弗朗索瓦-泽维尔·贝拉米认为:“我们只是(文化)遗产的继承者,它不属于我们。因此,我们必须以原来的样子将它传承下去,这很重要。”贝拉米说:“法国有保护国家遗产的规定。总统并不凌驾于法律之上,他无权决定是否建造现代式尖顶。”这一观点也得到很多专业人士的认同,在他们看来,被烧毁的尖顶是不能被任何现代性艺术所取代,它承载的是一种集体记忆,是法国内战时期民众的爱国主义团结精神的象征,一旦变成一座现代尖顶,那么它就不再是巴黎圣母院的一部分。

  但将这种传统建筑进行再创造正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种体现。一方面,巴黎圣母院百分之百复原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另一方面,巴黎的许多经典建筑都是现代工艺与古典主义的结合之作。比如外观像一座现代化工厂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以及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等。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明确表示不反对现代建筑样式代替被烧毁的塔尖。

  同时,关于巴黎圣母院的另一事实是人们无法回避的,即目前已经被烧毁的巴黎圣母院,也并非圣母院始建时的建筑。

  现在的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在1345年建成。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中,圣母院也遭受大面积抢夺和破坏。1831年,雨果《巴黎圣母院》出版,雨果在书中将这座伟大的建筑称之为“石头的交响乐”。《巴黎圣母院》取得巨大反响,当时民众提出重修巴黎圣母院,并自愿发起募捐计划。1844年,在当时政府的主导下,由历史学家兼建筑师奥莱·勒·迪克主持,拉素斯和维优雷·勒·杜克负责全面整修。整修全过程一直持续了二十几年,因此被烧毁之前的巴黎圣母院,也是源自于许多设计师的重新诠释,同样也见证了那个时代技术与艺术的发展,这次重建方案征集大赛也向大众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正如建筑师蔡泽宇和李思蓓说:“我们相信2019年这场大火将标志着巴黎圣母院的新纪元。”

  很显然,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大幕已然铺开,无论最终“巴黎心跳”能否在巴黎落成,能够在这场世界级大赛中脱颖而出就值得每个国人骄傲。同时,这次的胜出也为一直致力于走向世界的中国品牌提供了路线图:中国品牌讲世界语言,才能被世界普遍接受,而“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在全球化语境下值得反思和商榷。

  在世界百强品牌中,美国品牌超过了51%,中国的世界品牌数量却与经济地位大不相符。中国的企业制造能力很强,但创新意识不足,而世界上获得长足发展的企业,无一不是走的品牌化路线,在产品生产、创新与运营方面做到了极致,才能够成为消费者心中的首选品牌。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品牌打破了闭关锁国时期固步自封状态,开始在摸索中打开一条国际化道路。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已经进入国际市场。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品牌想要“成为”世界语言,获得世界认可,必须要先“讲”世界语言,与国际发展路线接轨,不能只执着于“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一概念。否则语言不通,不能准确了解国际市场,视野高度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品牌优势无法正确传递,就很容易陷入僵局。就像一个好的演员要想演绎一个好的角色,最需要做的是了解这一角色,融入这一角色内心,与这一角色的灵魂相契合而非只会表面功夫,才会让影迷买单。

  “讲世界语言”就是要将自己融入世界发展现状之中。想要融入,首先要了解。比如国际市场的政治局势、法律制度、文化属性、地理环境、市场特征、经济水平等,这些都是进入国际市场的基本功。“巴黎心跳”的设计师蔡泽宇和李思蓓之所以能够抓住三万法国选民的心,就是因为他们与巴黎人民一同感受到了这份惋惜与心痛,将这份真情实感融入到自己的设计之中。正如他们采访所说:“我们还记得那天巴黎圣母院着火了,即使在观看了尖顶的视频后我们也无法相信。在我们的脑海中出现了震惊,悲伤和遗憾的复杂感觉……现在我们目睹了巴黎圣母院的重要时刻,我们希望将我们的想法贡献给圣母院的修复和重建……这是表达我们对圣母院过去的最大尊重和对未来的美好祝愿的最佳方式,这就是我们不加思索地参加本次比赛的原因。”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三体》

  尽管只是科幻小说,但变幻莫测的商场丝毫不亚于枪林弹雨的战场,现实的国际市场,品牌竞争日趋激烈,尤其是不同的地域文化习惯,让消费者天生带有完全不同的脾气秉性。对于致力于开拓欧美等海外市场的中国品牌而言,如何尽快摆脱本土思维,适应挑剔的西方水土,是当务之急。(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斗观察)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光斗:中国人要帮法国重建巴黎圣母院:“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成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