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陈柳钦:电力体制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

陈柳钦陈柳钦 07月18日 09:38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11收藏 0 收藏6637 浏览

  陈柳钦,教授,著名学者,产业经济、城市经济、能源经济、林业经济和金融问题专家。历任人民日报社《中国能源报》社评论部主任,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首席研究员,人民日报社《中国城市报》社副总编辑,中国城市管理研究院院长、研究员。现为钦点智库理事长。

  煤电矛盾、电力亏损、电改停滞不前、电网垄断……这些问题在伤害着电力行业本身的同时,也在伤害着中国经济。2002年2月,在经历了数年的争论、博弈和妥协之后,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02]5号文件),揭开了电力改革序幕。十年来,电力行业的往日与今昔错综交织,从厂网分离、电监会成立,到辅业剥离、区域电网设立分部,电力行业的分分合合无不渗透着2002年电改“5号文”的影响。然而,电力产业市场化改革的复杂性超出了最初设计者的想象,漫漫长路,不堪回首。电力工业有效的激励机制、约束机制和持续发展机制至今还没有形成,电力垄断经营的体制性障碍也没有完全消除,电力市场秩序依然比较混乱,电量计划分配、项目行政审批、电价计划管理方式仍然在起主导作用。不过,我们必须承认,尽管十年电改不尽如人意,但是这十年是我国电力事业发展最快的十年,也创造了世界电力发展史上最快的发展速度。如果只是一些电力企业和个人对市场化改革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但由此而否定电力改革的市场化方向,幻想回到发、输、配、送垂直一体化垄断经营的旧体制,却是值得警惕的。

  电力体制改革已经到了最关键的转折时期,改则兴,不改则败,市场化则兴,维护传统则败。改革,从来都不是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平静中进行的,而是一个需要不断缩小分歧、扩大共识、破解矛盾的激荡过程。改革曾是共识,现在却出现了社会认识的严重分裂。在电力市场化改革中痛惜丧失了旧有权力的一小批人,左转再左转,把车开回垄断代替市场和权力支配财富的旧体制。在改革中没有如愿捞得更多的另一些人,希望车头右转再右转,走上一条财富支配权力的新道路。两个旗号截然不同,两条道路却几乎是殊途同归,都会陷入权力与财富沉迷的悲歌。这都是自毁形象、失去民心的最可怕的事情!

  煤价低迷,电力供应相对宽裕,这样的行业状况,一直被认为是电力体制改革、尤其是电价改革“窗口期”的特征。在电、煤企业商谈2013年产销合同的关键时期,国务院及时发布《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2]57号),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电煤价格并轨方案的推出备受市场关注。电煤价格并轨,无疑触碰了电力体制改革的敏感神经。在市场煤、计划电长期顶牛的背景下,如果煤价完全市场化,电力体制改革应加速推进。而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就是电价改革,这是关键,没有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电力体制改革无法继续推进,电力企业的发展将难以为继,因此必须要理顺。

  人们相信,没有十全十美的改革;但不改革却一定是最坏的结局。电力体制改革每一步都有它的好处,但同时也存在许多缺陷。改革与否的成本都客观存在,两者需要权衡。电力市场化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建起新的体制。但打破垂直一体化的垄断,从竞价上网到逐步开放输电网和配电网,将单一购买模式转向批发竞争和零售竞争,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应是改革的重点。推进电力体制改革过程中,一定有一些机构的分拆、合并、关闭、剥离的行为,但这些也只是手段,真正的目标是构建电力市场化体系。这是认识问题,如果不能解决,电力体制改革就没有了灵魂,成为了没有中心思想的一场闹剧。

  电力改革众口难调,在时下重启新一轮电力改革呼声渐强的氛围下,各种观点莫衷一是,背后很可能打上利益烙印。改革既然是利益的调整,各种矛盾就在所难免。改革的最大阻力来自于电网和其相关利益集团,步步为艰。一句话:不彻底、不坚决、没触动核心。一个被规制企业利用规制者的自利动机进行寻租活动,使规制者成为被规制者的“俘虏”,并共同分享垄断利润,从而导致规制的失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电改难免会出现“改得动就改、改不动缓改”的局面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模式,因而注定无法真正成功。改革是一场深刻的革命。既然是革命,就“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改革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承受巨大压力和风险。改革的过程犹如对飞行中的飞机换引擎,需要勇气、需要魄力、需要牺牲、需要智慧,但该换的不换,风险更大、灾难更大。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电力改革不能因畏难而停步。需要抛开“一定不能改”或“非改不可”的意识,全面分析世界各国的改革案例,结合实际设计出完善的配套制度,并预计到因为改革不充分而造成的市场失灵,“有把握地改”。只有这样,电力体制改革,才会不违初衷。

  以创新、稳定、发展为主题,构建有中国特色的、竞争性的、高效运行的电力市场,最终通过改革使人民得到实惠,确保整个电力工业持续健康平稳发展是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目标。因此,在电力体制改革推进过程中,首先,电力体制改革亟需顶层设计。电改十年,最大缺失是顶层设计不足,业内普遍认为,电力体制改革十年来,在保障电力供应的同时,电力系统、电源结构、电网的优化越来越困难。电力改革是我国现阶段改革必须强调顶层设计、配套周密实施的一个缩影,前些年容易做的事已经做完,剩下的全是硬骨头。电力体制改革决定着中国经济增长世纪转换的核心能力,必然成为能源战略改革的第一步,顶层设计迫在眉睫。我们通过全面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聚合各项相关改革协调推进的正能量。其次,改革最终的目标是打破垄断。垄断的危害不言而喻,打破垄断当然是越彻底越好。然而打破垄断的前提则是对相关权力部门的整合与界定必须到位,否则必将出现“有动作、没套路”的格局,热闹非凡,却看不到多少实质性的推进。第三,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自己给自己动手术”。过去电力主管部门是改革的推动者,现在反过来,要给自己动手术,改革改革者。不到万不得已,电力主管部门是没有动力给自己动手术的。可是今天,我们的电力主管部门是到了要给自己动手术的时候了。“君子弃瑕以拔才,壮士断腕以全质”,切勿熬到迟暮断腿、断头之时啊!(文章转自中国能源报)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陈柳钦:电力体制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