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易宪容:全球超级宽松币策死灰复燃,财富流向哪?

易宪容易宪容 06月10日 14:03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3收藏 0 收藏6309 浏览

  今年先是印度央行减息,然后是澳大利亚央行减息,最近美联储也一改以前的口风,认为对货币政策的变化要采取开放的态度,只要有条件,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可以由紧缩转向宽松,或只要经济可能出现衰退,美国也可能会减息。而且日本及欧洲央行也可能加入这股全球减息潮。也就是说,全球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又正在死灰复燃。

  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先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救经济,日本央行在实行,但是日本央行这种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实施了近三十年,并没有让日本的经济重新走上稳定增长之路,直到现在,日本的经济仍然处于停滞增长区间。

  2008年9月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又是为了救经济,为了防止全球再走上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路,先是美国央行,然后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采取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各国央行向市场流入海量的流动性,而且这种全球央行的联合行为,一直持续了近十年。但是,全球各国央行向市场流入海量的流动性,表面上是保住了各国经济的短期稳定,但一直在超支未来,留给各国经济的无数多隐患,这隐患随时都可能在某一时刻爆发。

  也就是说,十年来,在全球多数国家向市场注入海量的流动性之后,各国经济并没有走上持续增长之路。比如,年初就有不少国际投资银行的分析师,不少国家的经济学家及一些国际组织都认为全球经济又面临大衰退的风险。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认为,当前美国经济中所有的问题都在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都在于美联储的加息,从而一而再再而三地迫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减息,而且不仅要要减息,还要大幅减息。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不得不调整其货币政策倾向。所以,鲍威尔在星期二讲话时就表示,如果条件允许,或数据显示,美联储对减息态度是开放的。鲍威尔的言论一出,美国股市立即上涨,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两天来就上涨了700多点。

  更为重要的是,美联储这样表态,市场认为日本及欧洲央行也会跟随。市场预期日本及欧洲央行也会采取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减息。从市场反映情况来看,目前日本政府债券利率已经跌至近乎零水平,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利率下跌1.5个基点,至负0.12厘,这是自从2016年以来最低的水平。因为市场预测,日本央行有机会在明年6月底之前减息0.1厘,即基准利率会变为负0.2厘。

  即将今年离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将于这个星期四在立陶宛开会,审阅委员会新成员Philip Lane提交的最新经济预测,以决定最新的货币政策。同样是市场预期,欧洲央行可能会重新启动对银行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提供细节,通过这种方式向银行提供长期贷款,鼓励银行向企业贷款,宽松力度与上一次一样,基准利率会低至负0.4厘。估计还会有更多的国家央行也跟随这种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

  但是,从日本及金融危机10年来的经验来看,各国央行向市场注入海量的流动性,但实际效率非常有限。大量的货币流向市场,不仅没有推动全球物价水平全面上升,也没有保证各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反之,低通胀、低增长、低工资等则成了常态。

  现在问题是,海量地从银行体系涌现出的货币流向了哪里?其实,这海量的资金流出多数并没有流向实体经济,而是流向了各种资产,这十年把全球各国的资产价格推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比如,在美国,从银行体系涌现出的流动性流向的股市,从而打造了一长期十年的美国大牛市。中国则是海量的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打造了一个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房地产大牛市,从而让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价格十几年来只涨不跌。

  但是这种海量的资金从银行体系流出,或银行信贷过度扩张,全面地推高资产价格,所导致的一个严重后果是,就是造成整个社会财富越来越分配不公,社会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办人达利奧(Ray Dalio)上个月撰文指出,当前社会分为“两个经济”,最顶的40%及最底层的60%(The Two Economies:The Top 40% and the Bottom 60%),在当前两个经济范畴下,顶层的人与底层的人的财富及收入分别向两头倾斜,占人口90%的美国底层的财富比例与占人口0.1%的顶层人所拥有的财产比例悬殊越来越巨大,而且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底层居民所占财富的比例一起在下降,顶层者所拥有的财富则一起在上升。

  同时,如果把美国居民分顶层家庭占人口40%,底层家庭占的人口60%。而占人口40%的顶层家庭的平均收入为占60%人口的底层家庭的4倍;底层家庭自1980年起,真正收入没有多少变化 或轻微减少;在1980年,一般顶层家庭的财富为一般底层家庭的6倍,目前此比率已经超过10倍以上了;底层家庭只有三分之一的家庭能够把收入留下做储蓄。也就是说,目前大部分财富集中在1%的人口手中。估计美国是这样,在中国及其他国家也会与这相差不远。

  也就是说,近十年来各国央行所采取的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所涌现出的流动性全面推动了各种资产的价格,从而导致了社会财富分配越来越分配不公,越来越向少数人聚集,绝大多数的相对贫困化,并引发各国政治极大变化,即民粹主义当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正是这种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最大受益者。(文章转自易宪容博客)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易宪容:全球超级宽松币策死灰复燃,财富流向哪?”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