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鲁股市场 >> 博客 >> 文章详情

李锦:重要文件联袂出台 国资改革将揭开新的一幕

李锦李锦 05月10日 09:45 发布于[财经杂谈]
 赞  4收藏 0 收藏6554 浏览

  5月9日,我到郑州为河南能源化工讲授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课程。在归来路上写文章,三个小时,一直在想,想到一件事情,三个文件的关系,突然在头脑中冒出一句话:国资改革正在揭开新的一幕。

  这三个文件,一个是《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一个是发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一个是酝酿已久的出资人权责清单。《方案》讲到,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按照这个时间表,这些文件的联袂出台,使人有一种紧锣密鼓声加快改革的感觉。显然,以授权经营体制为核心的国资改革已经进入快车道,一个新的局面渐行渐近。这当然是一种感觉。

  河南能源化工是河南省最大的国有企业,18万人,年收入1600个亿,在河南省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河南省委、省政府将其作为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试点。开始我有几分惊讶,觉得河南人真有气魄,真有胆量。一是山东有10家试点,而河南把宝压在一家身上;二是中央企业选完全市场竞争竞争而效益最好的一类中粮集团试点,而河南选的块头最大、资源枯竭、历史包袱最重、压力最大的能源化工行业试点;三是这哪里是试点,分明是实打实的干了。我以突然想到著名的成语“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故事。《史记·项羽本纪》:“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看来,河南能源化工的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改革,是有一种勇往直前、决一死战的决心。

  王伟部长是党委委员,也是老宣传了,他说集团非常重视,这是全集团的集中学习动员,有2000多人听课,电视连线,包括新疆、内蒙、贵州、青海都设分会场了,显然很重视。人家基层实战经验比我强,于是我只能讲讲政策,谈谈认识了。何况,接着中粮集团具体操刀的领导要讲操作。前天晚上到郑州,先找到几个文件,一个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纪要,一个是22号文件,就是顶层设计方案,一个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个是今年与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看看中央对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改革是怎样一脉相承的,又是怎样变化的。然后又找出投资经营公司改革的几个文件,一个是国务院2015年的63号文件,一个是2018年23号文件,还有河南省国企改革23号文件。河南能源化工办公楼正面写着“忠党报国,奉献河南”,不能不看河南的文件。还有一个文件,是5月28日刚刚发表的《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最后锁定2018年23号文《国务院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 革 试 点 的 实 施 意 见》。把这个文件讲透,便有主干了,做到不枝不蔓,逻辑通顺了。起草文件、解读文件,最怕的是头绪太多,抓不住要领,没有根,便显得乱了。

  昨天早上五点便起来了,修改课件。把9个文件精神融汇贯通,通过《国务院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 革 试 点 的 实 施 意 见》来讲。

  我讲了四个问题。一、中央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 革的安排。中央对国有企业改革及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 革的表述及其内涵,重点是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23号文件讲解。 二、当前国有企业投资经营公司改革的趋势与焦点; 三、投资经营公司改革过程、内容与企业转型升级转型;四、投资经营公司改革试点经验与各省各企业例如中粮的做法,当然也讲了注意的问题。

  这是通常的套路。在郑州回北京的路上,想起几家约稿。从5月28日《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发布,各家报纸刊物一直要解读稿,小的3000字,多的6000字,而且不能发通稿,一家一个样。这10天,不停地写。

  在火车上,想起河南能源电视台提的问题,为什么改革波浪式前进,现在落点在改革国有资本授权体制上。我回答国资改革与国企改革的关系,目前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是一个中心枢纽,授权经营是核心内容。

  我在手机上查了一下,10天前,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介绍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工作相关情况时提到,不光国资委将制定印发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还提到出资人权责清单的修改完善字样。这泄露了出资人权责清单正在修改完善的信息。其实,这是一条极其重要的信息。于是,我联系三个文件来想,觉得这是一个小体系。如果几个文件都出来了,将使得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的实质上推进大大加快了。

  目前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似乎把功夫用在平台建设上,都做四个一批去了。如果不搞投资经营公司改革,也是要做这件事情的,就是经济布局与结构调整嘛。投资经营公司改革核心是授权、放权与管权问题。现在,有点本末倒置,先抓树叶后抓根了。改革怎么能推得下去哩。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为什么中粮集团投资经营公司改革经验迟迟不公布,因为他们的经验是平台搞布局调整转型升级的经验,不是投资经营公司的根本问题,就是授权经营政企分开的经验。或言之,是回答下半段问题,而不是上半段问题。内中有难言之隐。这是我个人之私见,一家之说。

  政府不授权,这个投资经营公司改革断然是搞不下去的,也是搞不好的。料想,河南省政府对授权放权这点肯定有充分考虑的。否则,这么大的企业搞投资公司改革靠自己是很难的。当然,企业是不敢提出要权的。国企太讲规矩,上面不授,自己哪能敢要?

  什么事情要把握全局,联系起来看,目光四射,然后要抓住要害,牵一发而动全身,再发现新的曙光,讲新话,提出新的思路。决不人云亦云,不嚼别人吃过的馒,这是我的思维习惯。想着,想着。头脑时冒出一个题目:以授权经营体制改革为核心的国资改革正在揭开新的一幕。

  当然,这是一个发现,也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如果,再过一年出资人权责清单还拿不出来,这个事情就当另说了。(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李锦解读国资新闻)

郑重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的投资理财类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目的在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更专业的决策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讨论区

发表评论

游客 登录

  • 0条回应给“李锦:重要文件联袂出台 国资改革将揭开新的一幕 ”的评论